看文网

方便的尴尬
文章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很长时间没去过公厕。


那天便急急不择厕。慌慌张张得了个侧位,也顾不了许多。谁想,不过几分钟的空当,眼前横排了五六位面色焦急的大娘姐妹。此小小空间人的密度远比繁华市井。众目睽睽之下,这等行便,大中国,亲娘啊!才起身,未离位,早有妹从身后骑上厕位,眼前的妹急了:“这叫什么事儿呀?”


这样的厕所无所谓隐私,也讲不起卫生。满地便溺自不必讲,满壁黄色“膏药”也不必说,就说脚下那条望而生畏的深沟,很怕哪天脚不利索一脚下去,生出终身憾事。


于是很多天沉闷于那几分钟的感慨。于是很多天总不时想起关乎厕所的文明。


想起很多年以前在市区生活的日子。


某天住在同学家,早起行便,哇!厕所门口那队伍排得,接龙似的,不亚乎七十年代持票买肉的情景,设想一下,那多人,有便急的可怎么挨!更难挨的还不仅于此,外地人要在市街面上寻个方便,那公厕呀,就跟戏弄人似的,在某个角落里,极尽能事地和你捉迷藏,累死你,憋死你,气死你。


最尴尬莫过于那时劝业场里大排位的公厕。厕位紧张得让等待的人必须随时保持冲刺的预备式。等到冲刺成功,长舒一口气之后,接下来是全身放松地做最想做的事,做最舒服的事。且慢!先收回目光和思想,全当自己在无人之境。因为,你蹲在高高的展台上,正在毫无遮拦的一排展位上接受展览,受苦受难的观众在台下用焦急的目光横扫着你,他们挨着一样的感觉,表情都大同小异。真服了设计者高超的智商。那一刻才明白一个天大的玄机,修养和斯文也是要条件的啊。


回到县城,不时听到关于城市公厕的呼吁,在报纸,在电台,呼声间弱间强。如今时代不同了,经济发展了,人民生活改善了,城市百姓的方便之苦也该解脱了吧。应该是的。


又想起近几年农村改厕的热潮。


不知道远古的厕所是什么模样。只知道农村的旱厕由来已久,而且够原始。过去农村少有公厕,但厕位绝没有城市那般紧张。而且一户一厕,一厕一位,男女共用。私密性好的,用砖石或土坯垒砌而成,私密性差的,用树枝或秸秆圈插而成,透天,全无门,文明人曰其为茅厕。近城村庄前者多,偏远村庄后者普遍。无论前者与后者,做法都像一个师父教下来的,两片石夹一坑而已。因为男女共用,又无门,在这样的茅厕行方便很有些风险。尤其女客,自始至终得保持高度警惕,以防异性侵入。方便一场,紧张得自己倒像作贼,心虚得不得了。


说到这儿,想起几年前邻居小两口吵架的事。凶吵之中,不知什么原由,在城市长大的女方扯上了男方农村老家的厕所,以此攻之,男方楞是让女方点了哑门穴。这都为的啥,我听出了大概:夫携妻儿回农村老家。妻行方便不得已用了夫家的茅厕,夫家茅厕太简陋,不避羞,不避寒,不避风雨,让娇妻玉体受了委屈,娇妻憋了满肚子怨气,让根导火索引爆啦。农村的文明,城里人受用不起。


还是老外会受用。有个作翻译的男性朋友说,招商引资最红火的那阵儿,有外国客人为鸸鹋养殖项目来山区农村考察,考察中途一洋姐内急,朋友受命赶紧为客人引领厕所。不想这洋姐进了农家茅厕便捂着鼻子跑了出来。最后,还是洋姐自选了一处好地方,在个山花烂漫的开阔山地处,由我的朋友为其警卫,她回归自然,很是享受了一把。


还是回到农村旱厕改造的话题。近几年,政府投巨资搞旱厕改造,本来这是一件利民惠民的实事好事,但推动起来却困难重重。旱厕改造成水冲厕所,并不需要农户很多投资,有市、县政府的资金扶助,有乡村两级的人力、物力支持,干净卫生少蚊蝇的新型农厕本来应该得到农民的积极响应,但结果却不尽人意,农村反响平淡。乡村两级干部们下了很大气力,动员出一批思想开化的农户作示范,改厕工作才见起色,也仅是完成了一批而已,要再动员出新的一批还真不太容易。昨天,当地电视台有一个关于农厕改造的报道,某村五位村干部,书记带头,桑拿天不顾酷暑,不顾脏累,义务为农户改厕,被感动了的农民说,不是看在他们几位的份儿上,是不想改厕的。


想想。方便之文明与现实的脚步有多么多么大的差距呀。是人们没有现代文明的需求?还是经济的发展,人民生活质量的改善,旧有观念和生活习惯的转变需要时间?


不管怎末说,农村改厕已经起步,方便的文明在农村已悄然跟进。相信不远的将来,无论城市与农村,方便的尴尬将不再是沉重的话题。


2005年8月23日
上一篇           下一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文章,按 ←键 返回上一篇,按 →键 进入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