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文网

贩柿子
文章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国人分作五类,叫做“工农商学兵”。我一人就占了四类,先当学生,再当工人,而后被遣送回乡当农民。最后平反调回原籍教书,家里分了责任田,仍需种地养家,“工农商学兵”只缺“商”和“兵”了。我的“出身”注定无缘当兵,至于“商”嘛,也曾尝试过一回,那就是做过一次小贩。


那是一九六二年冬天,我离开柳沟龚叔,独自在侯家庄生活,借住在赵现江的一眼寒窑里,自做自吃。二百六十斤口粮不敢吃饱,每日清汤寡水欺瞒肚皮。眼见寒冬腊月年节临近,我想去省城和父母(继母张凤鸣)团聚,又苦于手头没钱。恰逢有人提议去武乡洪水(镇)担柿子卖,据说那里一斤柿子卖两毛钱,担到县城能卖四毛,对半利,跑一趟可赚二十几块钱。那次,他们共组织起六七个人,我也不自量力参加进去。我借了二十元钱,带了二斤米,挑了根金大叔的一付箩筐,跌跌撞撞跟着人们向洪水进发。侯家庄到洪水有八九十里山路,半路住了一宿,第二天晌午到达目的地,按预计正逢洪水赶集。洪水镇的街头摆满了柿子,有用车推来卖的,也有挑担挑来卖的;一问卖家,都是要买就全担买下。别的后生能担一百四五十斤,我骨瘦如柴,又肚里没粮,一百斤也不敢承揽。我专挑少的担子买,问那担有多少斤,人家说九十斤左右。我看那些柿子还不错,大大的,红红的,都成熟了。价钱是一斤两角,过了秤,花十八九元买下。按一斤能卖四毛钱算,心里盘算赚十几元不成问题。


当晚还是住了来时那家客店,大家一人称出半斤米打平伙,吃清汤捞饭(没有菜,只放点盐,米熟后捞出,吃米喝汤)。别人平时能吃饱,饭量没我大,大家让着我,汤也多喝了点。第二天依旧跌跌撞撞跟在队伍后面走,又不敢掉队,掉了队我不认得路。到下午实在走不动了,只好任其掉队。谢天谢地,太阳快落山时有人来接了,是二叔,我空跟着总算没山宿,天黑前赶回村。


侯家庄是个小山村,总共只十几户人家。我给没去的每家送去一斤柿子,二叔是二斤。次日天明吃了点饭我挑着七十多斤柿子进城卖,半路向梁峪一家远房亲戚借了一杆秤。在城里先按四毛一斤卖,由人家挑(拣);谁知软柿子不能任人翻抓,不一会就成了柿子酱。四毛没人要了,卖成一元三斤。没想到柿农使了假,上面放熟的,底部全是绿且硬的生柿子;为防露馅他把两个破框子也给了我,我还以为占了便宜。卖了十多斤下面的生柿子露出来,一元三斤也没人买了,降成一元四斤。最后还剩十几个卖不出去,返回时路过坂坡村,有个人不太乐意地一元钱包了园,我才挑着空箩筐回去。


这就是我一生中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经商的经历。别人赚了十几元,我只赚了六七元。那次经历叫我深知自己虽然不傻,却不具经商的智商,从此再不敢涉足。
上一篇           下一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文章,按 ←键 返回上一篇,按 →键 进入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