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文网

读“千山万水”随笔而记
文章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懵懂的雨季,是否真的有爱!数来,无法分清。只觉疯笑之后,又是浊泪。



勇敢的前进一步还是扼杀在摇篮里,让它沉睡。挣扎,徘徊,终究年少的冲动战胜了一切。而冲动之后,又是朦胧 的答案。



等待与放手又如何决择?很想潇洒的转身,让所有的依恋任狂风撕碎。怎奈烟雨那般绵,秋风那么缠。柳条儿在风 中摇曳。心中千丝万缕又如何能断?



执着一份无回应的等待又是如何的漫长?其中的孤单又有谁能解?每天与孤楼相伫,任凭烟雨湿了你的衣袂;每天与黄昏 相伴,任凭烟雨狂撕你的脸;每天与愁相依,怎会是一壶浊酒的事?



浊酒配浊泪。怎么连悲伤都有伴相随?而自己无数的蓦然回首,映入眼帘的依然是茫茫的一片墨汁弥漫的夜,散发 着“不解”的旧皮香。淡笑,不言语。冷漠的打量这个世界.你手中的信笺是那般沉重,为何在别人手中却是那么的轻,不 小心的呼吸便把它洒了一地。难道今生注定孤单?



寻寻觅觅中又添了满纸的愁。将它们一页页撕碎,让它们随着晚风翩翩起舞,飘入五月的湖面与那满湖的残红相融。 散了发鬓,淡了清香。而那愁却如千年老酒,在古老深巷的辗转中依然潆洄在似水的年华里。曾经无意的拾起,如今却融 入了我的骨髓。每天重复着,重复着。不知重复了多少千万次的孤单。渐渐地变得麻木,徘徊在爱与恨中,细细的数着曾 经的每一丝心碎。醒来发觉是梦,思念湿了枕席。如今就连心碎都的对白也无法拥有。泪流两行,又枕着一席愁容昏昏睡 去。天昏地暗,又不知落在了哪里?



不管是为谁消得憔悴的剑客,还是那驰骋沙场的塞外军人,或是那闻秋风扫落叶声疑为归人的柔情女子,又有谁想起。 庭院深深,终锁不住春,满园的春色霎时变成了乏着昏睡的眼的单调色彩。半卷窗帘,秋雨袭夜。梦里依然是悲伤的曲 子,还有那一本本尘封已久的日记。醒时,依然是那一枕红泪。到底又有多少个这样的夜呢?伤得太深,痛了太久。神经 系统已达到极限,如丝弦般断了,声如裂帛,心已死灰。追忆往事一幕幕,仍有些心碎。但知了人生是“过客”的相加, 你我的相遇只有一盏茶的时间。一盏茶后,你我都陪在一个陌生人左右,彼此不认识。兴许在某个午后相遇。心一惊,然 后相笑,无言,又匆匆离去.



匆匆的蹄步,沾满了花香。原来我满空的残花只香了你匆匆离去的马蹄。望着你拂袖而去的背影消失在地平线。再 转身望着自己的世界。秋风萧瑟,霜叶红于二月花。然而彼岸花开,你的世界鸟语花香。而我只是你淡淡的一笔,早已在 你的画卷模糊,再也辩不出我的身影.



褪了红妆,青丝随意的绾起。披一袭淡紫色轻纱,独倚高楼,望断春水。 (2010.2.5)
上一篇           下一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文章,按 ←键 返回上一篇,按 →键 进入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