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文网

我想要的语文生活
文章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是我从教37年来第一次(也可能是最后一次)在语文组的教研会上作书面发言。我之所以写这份书面的发言稿,就是不想让大家觉得我总喜欢信口开河。□□□□□□(以上,删除心里话约200字)


什么样的语文生活是我所想要的呢?语文生活是在语文备课组过的,换言之,鄙人喜欢一个怎样的语文备课组呢?站着想坐着想睡着想,也就一个要求:有人气。人气从哪里来?又站着想坐着想睡着想,也就一个路径:人气从存在感里来。备课组并不是一个松散的联邦,而是一个荣辱进退的共同体。集体乃个体组成,每个个体融入了集体才会有存在感,如果每个个体还能得到集体的尊重,那么,人气就产生了。


集体的尊重怎样体现?不说□□□□□□,不说□□□□□□,也不说□□□□□□,(以上,删除说了也白说的废话约300字)只说两点。


窃以为集体的尊重体现在每个组员都有参与权。举个高端的例子,说说教研会。教研会究竟怎样开我不知道,但我想,教研会应该不是政令发布会,应该不是工作安排会,总之应该不是唱独角戏。教研会究竟怎样开我真不知道,但我想,教研会应该发挥集体的智慧,所有的屁股都坐下,所有的脑门都洞开,讨论教学计划,研究教学策略,探索不同课题不同课型的最佳教学模式,真诚开展听课评课活动,一路追踪教学效能,考量怎样最大可能地提升本组整体教学水平和教学质量以及全员语文快乐指数。教研会究竟怎样开我真真不知道,但我想:我们不能总是胡乱从网上下载试题试卷与解答,“接受一切”,不加校对,不加审核,“满纸荒唐言”的试卷,回收的只能是“一把辛酸泪”的答案。我们也不能随便“拿来”他人的学案(且他人曾对此发出过红色威胁),“欣欣然”,不加甄别,不加选择,从追击学的角度来说,用大寨步伐赶大寨是永运也赶不上大寨的。说到这里,我又禁不住记起那道令人尴尬的安微病句题。——就说病句题吧,“拿来”的结果只会是训练的无类无序;再说字音字形默写文学常识名句导读等题吧,翻印的结果只会是考试的无用无效。□□□□□□(以上,删除连自己也觉得有些偏激的话约400字)。


窃以为集体的尊重体现在每个组员都有知情权。举个低俗的例子,说说“金哥哥(戈戈)”。语文组,人成堆,成的只是一个“清(轻)水反应堆”,而不是“油水反应堆”。但尽管如此,我们相信“脑水”总比“油水”多,搞一次作文竞赛,订一份专业报刊,推销一种盗版字典,在规章制度的缝隙里还是可以“揩”到一些“油水”用以充当润滑剂的。“油水”本身没什么大问题,问题往往出在“揩”字上。每个学期,“油水”“揩”到没有?(本学期好像连卫生纸也没有“揩”到一张)“揩”了多少?挥发了多少?是怎么挥发的?有道是一人为私,两人为公,如果只由某一人劳力费神,一年如此,两年如此,年年如此,在组员存在感消失的同时,“人气”真就有可能反转为“气人”了。


古语云——原话不记得了,大意是——三个臭臭顶得上一个乖乖。小组大家庭,大家共苦乐。语文生活我想要的不多:我参与,我心满;我知情,我意足。


有鸡鸭的地方粪便多,有老人的地方废话多。但废话再多,人老了,说的机会就少了,每次发言的机会都弥足珍贵了。□□□□□□(以上,删除掏心窝子的话约500字)今天的书面发言,发的若不对,诸位原谅我,感谢;诸位理解我,甚谢;诸位不记恨于我,烧高香!
上一篇           下一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文章,按 ←键 返回上一篇,按 →键 进入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