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文网

风靡全国的冲冲冲
文章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虽然上苍对我并不偏爱,没有恩赐给我精英与栋梁之才的基因,使我并不优秀,没有挤进先进的行列,并碌碌无为的活在这个世界上。虽然我的生命质不优,量不良,但对社会没危害,对亲人朋友没伤害,活的也算是心安理得!精神状态整体来说,自我感觉还算良好!也就是对社会奉献少点,但尽力了。自己生活质量低点,还很知足,并长乐着呢。蝼蚁似的生命虽不值钱点。但对我来说还是非常的宝贵和珍惜!发现身体哪处稍有不适,让所有的一切都给我靠后。马上风风火火,急急忙忙的去找医生。


最近得了感冒,为了省钱和方便,到就近诊所去看病。医生量完体温后,说我有点发烧,让我挂滴流。到了诊所,医生就是如今也被中国人捧为至尊的“上帝”,在“上帝”面前我只能恭敬又加上从命。把我这条并不值钱的小命,毫无保留的交给了“上帝”。好让“上帝”多多帮助保住我这条并不尊贵的小命!


可能是因最近气温不正常,得感冒的人很多,诊所里满屋子挂滴流的。床和凳子都做满了人,想投机取巧加个小偰都很费劲。因自己是后来的,只好装作即懂事又知趣的坐到医生吃饭的饭厅里,找个可能是医生摘菜时坐的小板凳,半蹲半坐地坐在了小板凳上,滴流瓶子挂在了门框上。


因晚来,而受到了蹲饭厅坐小凳,花一样的钱,等级却不同的待遇,让我产生了对政策的不满意:医科大学毕业后找不到工作的人那么多,退休下来经验丰富的医务工作者那么多,为什么不允许开诊所?既然国家允许小诊所的存在,为什么不像其他行业一样的允许搞竞争?只有诊所多了,谁优谁劣、生存还是淘汰,让患者来决定。现在各行各业都在搞竞争,唯独小诊所,不达到上边所谓的“条件”不批许可证。要办个诊所的执照,比登天还难。甚至现在就已经卡死多年了。让这些用假文凭半路出家的赤脚医生,我行我素,为所欲为,独霸专行。


首先阐明一点,我不是学医的,对医学方面的知识虽说是算不得一窍不通,就是懂得那么一星半点的,也是通过看报纸,看电视学来的皮毛。所以,对谈论医学方面的事,我自己也感觉有些欠妥。但有一个问题始终在困扰着我,我不愿意说它是对的,但又不敢承认它是错的,可这个问题就像一个没被破解的迷案,几年来,始终在敲打着我这迷雾般,又有些愚昧的神经。想放,放不下。想弄明白,还不知投石何方!


挂滴流,打点滴,是当今大多数中国人都多次有过的经历,和其他的中国“时尚”毫不逊色的已经风靡全中国!现代人不管多大年龄,无论什么病,只要走进医院或诊所,没经过挂滴流的几乎就很少!谁家的孩子有个头疼脑热的挂几瓶滴流就好。有时遇到去诊所的人,问他,"干什么去呀?"那人顺口就来的“时尚\\'名词:“打点滴去.”特别是街道和农村的个人诊所,你要是一进去,一般的情况下都会遇到好几个挂滴流的。要是感冒流行的季节,几乎就是满屋子。


挂滴流不但是农村和街道诊所的强项!已经成为当今中国的时尚而风靡全国,是医疗部门的一大亮点和景观!


我再说一遍,我不是学医的,对很多医学常识我都不大懂。此路不通,说话时可能就会有差错,所以,现在我说的也许有对的地方,也可能不对,希望大家帮我探讨。


我有位在新加坡打工的朋友,每次她回国都会来看看我,我们彼此之间无话不谈。大到国情,小到民风,其中也谈到了中国人挂滴流的事。她还说:“在新加坡一个病人到了挂滴流的程度,那么这位病号的病情就是非常严重了。”她说,新加坡医院对挂滴流的事非常的慎重,控制的很严。一般病不严重到妨碍进食的程度,都不给挂滴流!


再来看看我们挂滴流的现状。现在每家都是一个小王子或是小公主,被当做掌上明珠!手捧怕吓着,嘴含怕化了。爱着、宠着、捧着。一旦哪位小王子或小公主,打了两个喷嚏、淌两条清鼻涕、脑门略微那么一点点热、“到诊所挂滴流去”。大量的药物流入血管,(一瓶滴流里都对好几只药),药量大、见效快、起作用、说明医生“医术高超”。孩子病好得快,家属高兴。声誉和钱双丰收的医生满意。结局是皆大欢喜!


老年人挂滴流和儿童比起来也是毫不逊色。伤风感冒、头疼脑热、打点滴也是必然现象。就心脑血管的问题,现在六十岁往上的老人,有几个不挂滴流的!由于生活好,肥胖的多,血脂都高,有的四十多岁就开打扩张血管的药。红花,刺五加、舒血宁、血栓通等,名目繁多的心脑血管药,一挂就是半个月。现在得心脑管病的人还多。由于人人都有留恋大好时光的本能,谁都怕死。略微条件好一点的老人不挂滴流的很少。工资高,享受国家医保的就更不用说了,拿国家钱保长命百岁,除非傻帽才不干呢!


诊所是挂滴流最好的场所。到医院看病,一方面是费用太高,另一方面就是麻烦。挂号、排片、验血、验尿、那一整套常规不变的流水式程序,去一趟就要翻版一遍。就是不怕大把花钱的有钱主,这套繁琐的程序,也让忙忙碌碌的现代人感到麻烦和厌倦。还有那一棒子打死人的医疗费用,真让自掏腰包的老农望而生畏。能不去医院的就尽量不去医院,知道不是什么大病的就更不想去医院。到诊所一挂滴流就好,何必去医院自找烦恼!


这样就使很多病号流向了私人诊所。即就近,又方便。只要你一进去,大部分就是挂滴流,患者的血管就要被冲、冲、冲。患者要是自己主张打皮针,医生你进门时的笑脸马上一沉:“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你自己会看病还找我干什么?”


到诊所就得冲、冲、冲,这可能也是现代医学进步的象征!


一次我陪母亲到社区诊所挂滴流,那时正是春天感冒的高发期,诊所里满屋子挂滴流的。与我一个楼口又是对门的小孩,连蹬带踹、又哭又闹、说什么也不让医生挂滴流。后来是用两个人摁着打了几天皮针,小孩的感冒也好了。我的老妈呦,这个孩子将来一定会有出息,这么小就知道怎么对付社会上的邪恶来给他妈省钱!孩子母亲说,能省下不少钱,一针皮针十几块钱,一瓶滴流好几十元。几十元能够治好的感冒,现在一挂滴流就得几百。有的孩子得次肺炎就要花去好几大千!听说到大医院治一次小孩子的肺炎,个别都有花上万的,惊人那!


记得我小的时候得过一次肺炎,很重,打些日子青霉素皮针就好了。可现在医院也好,诊所也罢,几乎都不用青霉素。有的说青霉素太便宜不赚钱,也有的说用青霉素爱过敏,医生怕担风险,众说纷纭。不赚钱也好,怕过敏也罢,反正是被全世界公认的物美价廉,消炎效果最好的青霉素几乎被变相淘汰了。究竟是医学的进步,还是药物更新的原因,还是另有“玄机”,我也说不明白!


如今挂滴流已经成为中国人的时尚,大部分人都挂过滴流,没挂过滴流的人几乎很少,除非你没生过病!可我还真的知道有一个人真就没挂过滴流。我朋友的一个表妹的孩子,今年十二三岁了,朋友告诉我,她表妹的这个孩子,从小到大真的一次没挂过滴流。她爸爸是个在农村开诊所的大夫,说小孩总挂滴流不但对身体不利对血管也有影响。说血管是最干净的地方,滴流里不可能一点杂质没有,要是总挂滴流,血管里沉淀的杂质就会越来越多,对人体有害。有点头疼脑热的先吃点小药,重了就打皮针,长这么大还真的没挂过一次滴流。可她爸爸对这个妙招决不外传,竟给别人挂滴流。他的诊所挂滴流的人一点也不比别的诊所少!


不正确的治疗,就像毒装修一样,表面装的富丽堂皇,光鲜艳丽,实际是在搞隐型摧残!多彩的背后、杀机四起、后患无穷。


滴流是不是会像装修一样,感冒发烧,一滴就好。让我们不得不对滴流佩服得五体投地!可留下的后患是,原来吃点小药就好的小病,再得就还得挂滴流。这就是后患,对血管的负面影响,真需要专家们来给好好的研究研究了。不管什么病都挂滴流,这样做对人体有害的话,国家就应该采取措施,对挂滴流的现象,要有针对性的进行限制,因为这是关系到人体健康的大问题。特别是一些婴幼儿,一瓶接一瓶的挂滴流,那细细的血管,总是用滴流去冲,是否承受得了?


小诊所的存在确实方便了很多群众,对农村缺医少药现象得以解决,为居住在社区的居民也创造了很多方便条件。但是,无论大病小病,都挂滴流的倾向也确实存在。你一去诊所大夫就引导你挂滴流。开诊所的大夫比开个小工厂都赚钱。最挣钱的项目主要就是挂滴流。


在这个物欲横流的年代,人都钻到钱眼里去了!还谈什么救死扶伤治病救人!谁还给谁打什么千秋万代的保票。你的烧退了,我的钱赚了,谁还管你有没有后患。钱揣进我的腰包,后患在你的身上。钱赚到手了,后患与我无关!


半路出家的诊所大夫的生财之道和行医的硬件,就是挂滴流冲冲冲!现在的医院为了追求利润,也都在流流流,谁要是看不明白,谁就是当今的傻帽!
上一篇           下一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文章,按 ←键 返回上一篇,按 →键 进入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