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文网

鸡与蛋
文章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鸡



公鸡每天早上都按时打鸣。


一唱雄鸡天下白,人们总是这样子夸他。


如果你就这样以为公鸡是一位尽职、守时的君子,那就错了!纯粹是雄性荷尔蒙作崇!憋了一整夜,好不容易熬到鱼肚白,雄起!不扯开喉咙嚎几声,憋屈的很!


见过很多养鸡的,不知为何,总是一大群母鸡里才养一两只公鸡(可能想多下蛋)。这样的性别失衡,让公鸡有了一种极大的虚荣心和优越感!



这样的“鸡”品,注定了他就是一个浪荡哥儿……


每天匆匆用上早膳,披上那件拉风外套,打扮得花里胡哨:头顶上几根毛,梳得一根、两根、三根,油光发亮!吹着口哨,一副很屌很拽派头,驾着那辆“鸡(皇)冠”车,去和外面的母鸡们打成一片。


而家里,那只老母鸡就苦了。


从被公鸡骑上背的那一刻,就注定无(幸)“性”福可言,没有前奏,没有爱抚,嘚瑟一下,扬长而去。丢下母鸡独自神伤的整理凌乱的羽毛,幽怨的目光洒的满院子都是……


别讨厌母鸡下蛋后的尖叫,不就是个蛋吗?低调点,不行吗?你甚或会大棒飞去,便秘的人,特能体味那种痛苦:闷口气,鸡脸儿胀得通红通红,一阵撕心裂肺后,母蛋平安!那种畅快与喜悦,她能不乐吗?


每天把蛋悟在怀里,得二十多天不吃不喝,鸡冠都乌黑乌黑的。“坐月子”的日子,公鸡连问候的话都没一句,更别说服侍了!


终于,孩子们出生了,她带着他们一天天长大,又怕水淹,又怕坑深,更怕老鹰和鹞子的梢盯,真是操碎了鸡心!


而公鸡呢?干啥去了?在外拈花惹草,争风吃醋!有次打架,斗得是遍体鳞伤,羽毛飞溅!皇冠车也被撞的油漆脱落,成一堆废铁……


还有几次进了别的鸡圈,夜宿不归。


更甚那次,竟然和鸭子还下了个怪蛋!弄得满园子鸡们指指点点,笑话了好久!


孩子们都长大了,他有时竟还不认得哪个是自己的崽。也许,他也会偶尔自责:“我真是个不称职的父亲,孩子们的尿布我都没换过一次……”


所有的这些,母鸡都忍了。


她照样每天带着孩子们觅食,为他们梳羽毛,陪他们晒太阳,日子,也就这样不咸不淡地过着。在她脸上看不到一点悲伤,只是在夜暮降临后,小鸡们都睡着了,才听到她轻轻地打鸣声。


我说,母鸡们,要对自己好点,优雅地活着!别光为了公鸡的面子,而自己受委屈,看看你那土发型,那身乌不溜秋的外套。公鸡穿那么洋气,能拴住老公的心吗?


也别光听别人瞎忽悠,说什么创造鸡生价值,光顾着下蛋!你要知道:蛋下多了,会坏体形的,到时,公鸡只怕更是厌烦。


这世上,太多的公鸡!太多的母鸡!


坏公鸡:虚荣,花心,不负责任。


好母鸡:隐忍,善良,勤劳大度。


这样的母鸡,哪儿有吗?


我想养一只!







我们总是被一个问题困扰:世上先有鸡?还是先有蛋?


我说:世上后有蛋,因为我上篇写的是鸡。


从我还在娘肚子里,就与蛋结下了缘。八零后的人理解不到饥饿年代的心痛。生我之前,碗柜里放了一个蛋,好久了,母亲每次饥饿时,就想煮吃了,握在手里好久,忐忑不舍的又放下:要是娃生下那天,吃什么呀?唉!我那苦命的娘!


儿提时代,就是伴着母鸡的打鸣声中快乐长大。弓着腰,屏住呼吸,躲在鸡窝旁,象极了打鬼子伏击的八路。只待母鸡“咯哒”一声,立马冲上去,温温热热的握在手中,捡到宝贝似的向爸妈邀功报喜。偶尔会跌倒在地,但总会把手举好高,怕蛋摔碎,一面眦牙,一面笑……


大人们总是告诉我说:要留一个蛋哦,那是“引窝子”,不然,母鸡会跑到别地方下蛋的。可我总贪心地每次捡得一个不剩!也许母鸡的数学不好,对数字不敏感,天天下,天天只一个!不觉奇怪吗?


小鸡快孵出时,大人会把蛋放在一盆温水里,浮在水面轻轻摇动的,会又放在窝里。那是有小鸡的。如果沉在水底的,就没用了,别丢,煮熟后,切片,放点辣椒,花椒,菜油一炸,好吃的很。


(写到这里,我突然间好笑,上篇《鸡》里,一位友友的神回复:你就是那个二十一天孵不出小鸡的蛋一一坏蛋!)


那时,家里总养一头母猪,也算是家里的重要经济来源。每次生猪崽那天,一向勤俭的母亲,定会破天荒奢侈地为母猪打几个鸡蛋。现在想明白了,女人,对于母爱,即便是动物,也有一种天然的通性!


学校里,总听到某某某考了个大鸭蛋,饥笑声满天飞!也会有人问我:“神童,考得怎么样?”我多半会蹙起眉头,叹口气,摇摇头:“唉,不行,一支筷子串两个蛋。”别过身,笑的绿鼻涕呼啦一下,冒着泡,一脸的自豪!


恋爱了,媒人会把我领到女方家里。鼓起那巧簧之舌:做父母的心,鸡蛋也要放个稳当处,然后极力夸赞我,好听的话,一箩筐,无非是诱导老丈人放心的把女儿交给俺。


第一次有了自己的事业,开张的那晚,我自己做饭。心中想着她,神思恍惚,两个鸡蛋“啪”掉地上,咯噔一下,完了,莫非真是:鸡蛋落地不团圆?哪知,一语中谶。


筛了糖蛋茶,发了红皮蛋,我也结了婚,生了娃。为了这个家,这些年,漂流在外。都市匆匆地打工脚步,啃个干馒头,吃个茶叶蛋,忙忙碌碌,有甜有苦……冰箱里,总随时放些鸡蛋,一个人吃饭,总少了点什么,将就点,炒个蛋炒饭,半夜饿了,煮个荷包蛋当宵夜……


情已随风,这辈子,也负过很多女子,被她们声泪俱下地骂过:王八蛋!滚蛋!


蛋,陪着我成长、成熟,一路走来。


婚姻镜破,事业波折。人至中年的责任、义务,孤身天涯的落寞、乡愁,某时,的确很累,很疲惫……


但我一直在努力!因为我相信:一份执着,一份付出,一份收获。人生虽难圆满,但起码,不会完蛋!
上一篇           下一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文章,按 ←键 返回上一篇,按 →键 进入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