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文网

致寂寞先生
文章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跟马瑾之分开几个月后乔娇娇如愿的走进了研究生院,她想着自此,也许遇见某一人,过着平凡的日子,跟马瑾之再也不会有交集了吧。

刚好学校还没开学,乔娇娇被陪着冯茜逛街,乔娇娇最讨厌逛街了,走不了几步就直喊着脚疼。冯茜看着乔娇娇痛苦的表情就说:“你是女生吗?逛街逛的痛苦成这样,来,手给我,我牵着你走。”乔娇娇突然想起了什么。

那是马瑾之第一次带着乔娇娇出去溜达,出发之前乔娇娇就跟马瑾之说:“我可走不动啊,到时候你可别埋怨我。”马瑾之笑笑的说:“女生嘛,天生就是逛街购物消费的,我都没机会埋怨。”乔娇娇心里想着:什么狗屁逻辑。果然,和乔娇娇想象的一模一样,刚走一小会儿脚就疼的不得了。乔娇娇强忍着跟在马瑾之身后,活脱脱像个小尾巴。走着走着就不见了乔娇娇,马瑾之转过身看着乔娇娇耷拉着脑袋就明白了,故意调侃着乔娇娇:“乔娇娇,你是女生吗?逛街逛成你这样,来,手给我,我牵着你走。”

“娇娇,娇娇,你愣什么愣呀?人都喊你大半天了。”冯茜晃着乔娇娇胳膊喊了半天。着结结实实的下了乔娇娇一大跳。乔娇娇瞪着冯茜说:“你吓着姑娘我了。”“得得得,我错了,好吧,走吧。”说着,冯茜拉着乔娇娇往前走,那姿势跟马谨之拉着她的时候一模一样,乔娇娇难免有些不痛快。冯茜那热乎劲半点都没减弱,直问乔娇娇这个好看不那个好看不。乔娇娇满脸挤出大大的笑容说:“好~看。”

“乔娇娇,乔娇娇”,又有人喊她,乔娇娇四处眺望着,找寻着。“这儿呢,这儿呢。”有人拍了拍乔娇娇的肩膀,乔娇娇转过身去一看是林夕。气氛多少有些尴尬,乔娇娇冲林夕微笑说:“林夕,好久没看见你了,还好吧?”林夕瞪着大双眼皮的眼睛跟乔娇娇说:“我嘛,一直都好啊。找你好久了,你看你,换号了你也不跟人说一声。”乔娇娇推脱,她只是不想去想跟马谨之有关的任何事情。“我在这附近上班呢,来,手机给我。”说着就让乔娇娇解密,然后把乔娇娇的手机拿过去拨了自己的号码,“得咧,上班迟到了快,改天联系你。对了对了,马瑾之回来了。”说完就急匆匆的走了,林夕不知道自己这么做合不合适,他只是觉得不应该让马谨之那么难受。

乔娇娇懵了,傻兮兮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冯茜担心的看了看乔娇娇,然后不安的问:“乔娇娇,你没事吧?”乔娇娇愣着,没听到冯茜说什么。冯茜推推乔娇娇,只听乔娇娇慢腾腾的说:“他说,他说马瑾之回来了?”冯茜不知道怎么说就没回答。乔娇娇呆站着,嘴里一直朝着冯茜嘀咕着:“马谨之回来了?马瑾之回来了?”逛街也就到此为止了。

“你真的要和她一起走吗?”张龄说这是乔娇娇做梦时候说的话,还说是满腔伤心的状态,可怜的乔娇娇。乔娇娇清楚的梦到,马瑾之头也不回的跟着一个女生走了,理都没有理她。梦里面乔娇娇都在哭,而现实中她也哭了,枕头都湿了一大坨。好多天的好多天,乔娇娇都失眠,她好困好困,可是就是睡不着,痛苦占据着她的心房,眼睛干了又湿,湿了又干,直到涩的生疼生疼的,心也跟着一抽一抽的疼,马瑾之负了她。而她本身也因为她现在的状态而痛苦,乔娇娇身子弱,本不应承受这些的,可是她还是承受了。眼看着又是凌晨一点半,一闭上眼乔娇娇就由不得的想看手机,不是期待什么,而是想着打发这份凄凉的感情。乔娇娇是恨马谨之的,她恨他糟蹋了她爱他的心,糟蹋了她准备温柔待他的心,糟蹋了她好多美好的念想。乔娇娇想,假如时光可以倒流,她会选择不认识马瑾之。

星期五的傍晚,乔娇娇没课,一个人晃着,今天她不想去找冯茜,一来冯茜上班好累,乔娇娇不想再去烦她,二来,乔娇娇想自己静一静。乔娇娇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刷微博、傻笑或者靠着椅背呆呆的望着远远地地方。“爱上一匹野马可我的家里没有草原,这让我感到绝望,董小姐”(宋冬野,《董小姐》)。

乔娇娇赶紧找寻着这个声音是从哪发出来的,一转头,马瑾之坐在乔娇娇背后的椅子上,跟前几天的心情比起来乔娇娇倒是淡定了许多,乔娇娇微笑着说:“我们是在拍电影嘛马谨之?”马瑾之只觉得这声音惊到了自己的脊椎和心脏,他转头,是乔娇娇。马瑾之眼神委屈,一动不动的盯着乔娇娇,嘴巴在笑,可是眼睛里却亮晶晶,像是要哭。马瑾之站了起来,缓缓的走到乔娇娇这一侧的椅子边,坐了下来,盯着乔娇娇的脸蛋,满脸复杂的表情,右手捧着乔娇娇的脸颊,然后使劲儿捏了捏,随后就是,“乔娇娇你个混蛋”。对,马瑾之还是没有变,马瑾之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忽的,马瑾之用力的抱着乔娇娇,勒的乔娇娇喘不过气来,马瑾之害怕乔娇娇再一次离开他的世界。乔娇娇闭着眼睛怀念着这久违的拥抱。回来的路上,乔娇娇一直跟在马谨之的屁股后面,马瑾之又笑道:“不是,我说你跟我后面干什么呢?”乔娇娇面无表情的说:“这么久没看见你,想从头到脚好好看看,你这闷骚的蓝色小短裤不错,你的脚趾头好短,短的可爱。”其实乔娇娇想说的是:马瑾之比以前更加颓废,胡子拉碴,虽然乔娇娇喜欢马瑾之这样胡子拉碴,也许是看习惯了,马谨之腿上的纹身也没有以前那么耀眼了,而且说话也不似从前那么随意,岁月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成长了一个男人,乔娇娇是心疼马瑾之的。

马瑾之说:“你不在跟前我就邋遢了呗,这是我的睡裤。”乔娇娇调侃马瑾之:“您这裤子惊艳不足,艳俗有余。马瑾之,你跟以前不一样了。”马瑾之歪着嘴笑道:“你再说?”“本来就……”乔娇娇话还没说完就被马谨之拉进怀里亲了,这回乔娇娇没有不好意思,她搂着他,马瑾之手托着乔娇娇的脑袋,那姿势像极了《一天》里Emma死后Dexter回忆那年初识的第二天他们从山上下来分别之时Dexter亲吻Emma的样子,美得要死。

“乔娇娇,你知道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爱你的吗?”马瑾之严肃的看着乔娇娇。乔娇娇也假装严肃的说:“马叔,你比我大四岁,而且你有那么多姑娘,我怎么知道你什么时候会把你的爱分给我一点点?我总是想说,我还来不及告诉你我有多爱你,你就离我远去,我不知道你把全部感情放在了谁的身上,我多希望你也有那么一点点的爱我,你个傻B。”马瑾之望着乔娇娇说:“乔娇娇,是大四那年我生病的时候,你不管不顾来看我的时候,还把我亲了的时候。”

乔娇娇记得那一天马瑾之说他生病了,症状跟出血热一模一样,浑身发软,还疼。马瑾之软塌塌的声音在电话里说:“乔娇娇,我快要死了,浑身发软,难受,乔娇娇你来好不好?”那话语是半撒娇半可怜的让乔娇娇心疼他。当时乔娇娇在图书馆准备期末复习备考了,乔娇娇想着他昨儿还活蹦乱跳的啊,就觉得马谨之在骗她,但还是紧张了,发信息给马谨之说:你整天胡混个什么劲儿?还出血热,你活该。

马瑾之要乔娇娇陪他去校医院,乔娇娇说:“那你倒是在哪儿呀?”马瑾之低声细语的说:“在宿舍。”停了几秒又说:“算了算了,我让哥们儿陪我去,你驮不动哥哥我的。”乔娇娇见他这么说,就又觉得他故意跟她耍赖,乔娇娇傻笑了一声,就说:“你这还能开玩笑嘛,就说明没有那么严重的。傻子,你不知道要考试啊,整天就知道耍赖。”跟乔娇娇一起来的冯茜看到乔娇娇傻笑,用手指戳戳乔娇娇胳膊上的肌肉说:“姑娘?你傻了?”乔娇娇白了冯茜一眼悄悄的跟冯茜说:“你才傻了,你秀逗了。”然后继续傻笑,冯茜知道她在笑什么,她欣慰的噘噘嘴也跟着笑了笑。

马瑾之想要赶紧看见乔娇娇,就使尽力气朝着林夕嚷了一声:“林夕,跟嫂子说声我现在的姿态。”林夕摇摇头说:“真拿你俩没办法,病了还不赶紧去医院,反倒有时间打情骂俏,马瑾之你个傻逼啊我草。”马瑾之听到他这么说,就着疼笑着说:“老子愿意。你发短信啊,娇娇图书馆呢。”林夕无奈,给乔娇娇发信息:嫂嫂,马瑾之果真是病了,他没骗你,你也别担心,我陪他去。乔娇娇看到信息后连书都没来得及收拾就朝着楼底下跑,慌忙的冲着冯茜说:“等会儿回去的时候把我的书带回去啊。”还没等冯茜抬个头问候一声,乔娇娇就撒丫子不见了,冯茜低声嘀咕道:“这是抽大烟了还是打鸡血了呀?”

下楼梯的时候,乔娇娇问马瑾之出发没,马瑾之说他已经在校医院了,紧接着马瑾之张口就说:“不看了,回了,他妈的什么玩意儿都不懂,连他老子什么都不问就开药,这是要吃死他老子啊,”叽里呱啦骂了一堆。乔娇娇好不容易插了一句说:“那你等着我,我来校医院。”马瑾之说:“已经在宿舍了。”乔娇娇莫名了,告诉马瑾之:“您这是飞呢吧!这像是有病的人吗?”马瑾之脑袋昏沉:“那您也不看看校医院离宿舍楼几步路!”乔娇娇埋怨着说:“你都回去了,那我回去看书去了。”马瑾之赶紧坐起来说:“不要,不要,我要见你,我怕我哪天真见不着你了我怎么办啊?走都走都得不舒心。”乔娇娇破口大骂:“马瑾之你放屁。”得,又在她跟前说死,被骂也是活该,明知道乔娇娇不喜欢这些个话题。“娇娇,错了错了,好了吧?你在我们楼底下等着,我走不动,就不接你了啊。”

马瑾之有气无力的说着。马瑾之这是真病了,乔娇娇连快走带小跑的跑的马谨之楼底下。等啊等啊,马瑾之怎么还不下来?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终于按耐不住正准备打电话的时候马瑾之摇摇摆摆的来了。那也得是冬天了吧,乔娇娇被冻得够呛,马瑾之笑嘻嘻的说:“等好一会儿了吧?”说着拉起乔娇娇的手揣到自己兜兜里。乔娇娇觉得他的手好烫,然后就说:“马瑾之,你吃老鼠屎了你,还出血热。”马瑾之被乔娇娇这句话逗乐了,疲倦的脸上摆出了大大的笑容,单眼皮眯成一条线,嘴巴笑的好大,这是乔娇娇见马谨之笑得最灿烂的一次。马瑾之忍着疼和好笑捏捏兜里的那只手说:“乔娇娇,你别这样说了!人家是真的难受。”

马瑾之走的好慢,一下一下的拖着脚走路,乔娇娇看着就心疼,这几步路走的忐忑,她盯着马瑾之看,总怕他一跟头栽下去就再也起不来了,要真是出血热,那可就了不得了。马瑾之看见乔娇娇看着自己发呆,就说:“乔娇娇,你看我干嘛?我可害羞了啊。”乔娇娇一脸严肃地说:“马瑾之,要不咱回去吧,你这样我看着难受嘛。”说着眼睛就开始泛着泪光。马瑾之急了,那张脸在路灯下特别苍白,脸部器官扭成一团说:“嘿?我说,乔娇娇你别这样啊,别人看见了还以为我把你怎么着了呢。”他越这样乔娇娇就越是难受,像是真受委屈了似的,眼泪啪嗒啪嗒的直掉下来。

马瑾之最害怕乔娇娇哭了,那滋味心里别提多难受,他赶紧伸出手捧着乔娇娇的脸给这小姑奶奶擦眼泪,乔娇娇冷不丁的说:“你要是真死了呢?你整天就不作好,把自己弄成这样。你要是死了我跟谁生一堆高原红啊?你让我怎么办?”马瑾之想逗乔娇娇笑就说:“你再找个比我还好的汉子呗。”乔娇娇担着心还见他还这么说,就随口甩出一句:“滚蛋!”乔娇娇算是跟马谨之学坏了。马瑾之捧着她的脸蛋认真的说:“坏人没那么容易死,放心吧,就冲着那一堆高原红我也不能死啊你说是不是?”乔娇娇一听他这么说也笑了。说了句:“傻子。”马瑾之摸摸乔娇娇的脸蛋说:“娇娇,你为我担心为我哭得时候好好看。”乔娇娇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眼神带着脸蛋转向了别处。

马瑾之把她的脸蛋转向自己说:“谢谢你爱我,谢谢你担心我。”马瑾之好认真的看着乔娇娇说,可后面的话:“真的乔娇娇,就是为了咱家那堆高原红我也会好好活着。”他从来都是不正经。乔娇娇亲了马谨之的嘴巴,马谨之赶紧拿袖子擦乔娇娇的嘴巴,目光凶狠的说:“乔娇娇你有病啊?这万一是出血热怎么办?传染了怎么办?”乔娇娇说:“那我也愿意。行了,别擦了,再擦就流血了。”马瑾之心里不是滋味,想起了郑钧那句:生于最冷的冬天,我的名字叫温暖。马瑾之走不动也站不住了,就跟乔娇娇说:“娇娇,回吧,我走不动了。”乔娇娇坚持着要送马瑾之回去,马瑾之也拗不过她,一路上乔娇娇搀着马瑾之,生怕他倒了,从来没发现,马瑾之胳膊这么细,好瘦。

乔娇娇回过神来,捏着马瑾之的下巴说:“那么晚你才开始爱我,马瑾之,你真不是什么好东西。”马瑾之任由她捏着说:“嗯,马瑾之混蛋,大混蛋,还傻B。”然后他们两都笑了,马瑾之望望窗外对乔娇娇说:“夕阳下的你真好看。”


            
            
上一篇           下一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文章,按 ←键 返回上一篇,按 →键 进入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