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文网

十九岁出门远行
文章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十八岁出门远行是曾经学过的一篇文章,也是曾经的一个梦,一种期望挣脱束缚的冲动。

在一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城镇中直至读完高中,我所认识的世界不过那条弯弯曲曲绵绵长长的城郊路,一道不算干净也不热闹的陶瓷街,还有那至今忆起依旧怀念的三高校园和充满诱惑的批发街。记不起高中的学习有多么紧张,只是到现在依旧不能徒步找到一高二高,更不知道所谓的体育场和植物园和彩虹桥。记忆中,这些地方仿佛是去过的,但太过路痴的我肯定没有去过几次,否则便会记住的。记忆常常断片的我不记得高考之后,也就是十八年来第一次挣脱书本的束缚是怎样的激动,似乎还是无所事事地在家做蛀虫,当一只坐井不观天却依旧异想天开的蛤螅

十八岁的时光,如果充斥着等字,是一种季节的苍凉。于是十八岁的我,在那个歌里繁华,梦里烟花的月夜,彻底抛却那段萦绕我十年的莫名懵懂的牵挂,让那不高不低的分数带我挣脱那不紧不松的家庭的怀抱。踏上北上的征程,迷茫在前,怀念在后,最初那个远行的梦被我搁浅在渐行渐远的幼稚与天真里。

大一的生活,在循规蹈矩的乖乖外表和离经叛道的叛逆内心的交替中拉开序幕,按时的上课却不见得在课堂上听到了多少,这便是大学。北京大都市快节奏的生活,并没有将我同化,反而坐落在京南的小校园却给了我慵懒的理由。从蜷缩在那一隅净土开始,我的生活便简单却也迷惘,不曾知道,大学有那么多无关风月却又那么多花前月下,而这似乎又是所有的存在即合理。这些所有的疑问和不知道对不对的答案占据了远行的冲动。如果不是那个男孩的出现,或许十八岁远行的冲动便会一直蛰伏在慵懒的习惯中,却也是因为他的出现,十八岁远行变得美好迫切却也成为永远的不可能。

那是一个被我形容为像风亦像水的男孩,一场偶然的巧合,我溺毙在他澄澈如水的眼神中,沉醉于他暖如春风的笑容里。仿佛一切顺理成章,却又像在看偶像故事,狗血的剧情总是在你兴致盎然时出现,正当我想用‘浮生若水月半弯’这句话来形容我们那有着白月光的醉花林荫时,一切顺理成章却戛然而止,最是那一回眸的温柔的初恋夭折在落花有意水无情的午后。我终于知道,无论是水,还是风,都是只有触感却不能紧握的存在。没有理由的时候什么都是借口。我已知深秋,寒风却还是迫不及待地钻进那等待在几点凄凉的背影。那是我最后一次等着他出现,而他却像我生命中十八岁那年的春风,始终不再来。或是心性使然,也或是我终于厌倦了这个都有着关于初恋记忆的地方,于是我情愿把自己尘封在书本里,别人休息的晚上才是我畅快呼吸的时刻,只可惜,仿佛所有的书对我来说都像是开导,又像是嘲笑。突然有那么一刻,我有一个强烈的念头,我要离开这里,我要完成曾经的渴望,我要出门远行,远至不同的天空,行至无路才肯停。

曾经,说过很多次,想去看大海。只是十八岁的时光不会随着你的愿望没有实现它便会停下脚步,十八岁的生日终于在一片月光一个闹剧一场宿醉中成为可笑又可恨的只能缅怀却不堪回首的过往。当天空依旧徘徊着寒风的踪迹,我只想在这咋暖还寒中离开,哪怕只有一天,即便只有一次,我也想去看看大海。

青春最不乏活力与悸动。当我和两个好友在一个周末临时决定说走就走的时候,我有些明白,什么是年轻了。踏上天津的旅途,没有计划的计划着,没有目的却不失目的地走着,也曾一天步行天津四个区只为在晚上看到所谓的幸福摩天轮,也曾敢在没有身份证的情况下三个女孩夜宿肯德基轮流值夜,却又在全身酸痛中想象着第二天的大海笑得没心没肺,苦中作乐大概是这个样子,或许这才是十九岁的固执与执着,历经艰辛也不肯选择捷径,毕竟到达幸福的路途亦不是一帆风顺。

天津的天很蓝却也很小,亦如天津的车与路。当我们到达海边的时候,已是第三天的中午。

我看到了大海!一个没有看到过大海的人终于看到了大海!

如果一个人只想在想象中看大海,大海就是很蓝很大,等真正看到大海时,才发现不是这么回事。大海,更像是一滴巨大的眼泪,来不及等不起被谁拭去,它落在了地球上。

我们在海边追逐着,打闹着,快乐着也悲伤着。赤脚踩在柔软的沙滩上,以脚代手,在沙滩上宣示着自己的心声,留下那一行行幼稚的却饱含深情的语句。只是那么一会的功夫,那些字迹却已被相互追逐的海浪吞没殆荆坐在海边,很难说那是一种什么心境,我想到海子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也想到了幼时便传唱的歌曲《大海》,可能是从这时开始,我无比迷恋大海,在海边我才可以看清,人生与海潮何其像,进进退退,不会一直后退,却也不会一直前进。我心清明了,放下不该固执的坚持,华丽的转身才能让心飞得更高。

十九岁那年在春寒料峭的三月,我感激十八岁远行这个梦。如同感激一个人伤害我之后会有另一个人珍惜我一样。

有人说时间是最好的良药,或许这句话是对的吧。十九岁柳絮纷飞的阳春时节,我这只癞蛤蟆终于走出严寒的冬季,不再冬眠。伴随着一场樱花落两意共决绝遇到其貌不扬的他,没有轰轰烈烈惊心动魄,没有山盟海誓甜言蜜语,没有催人泪下缠绵悱恻,有的只是相貌平平的他陪我甘心给我当搬运工,有的只是我工作之时持之以恒骑车接送的身影,只是忍受别离却相互鼓励共同奋斗……他不是富二代,在我之前没有谈过恋爱,我们也有过争吵,也有过不快,但当我坐下来默默回忆时,房间里,书桌上,衣柜中,到处都有证明他存在的痕迹,偶尔闲下来,整理了一下,那些记录着我们的故事的小物品,整整一小箱子,拿出来,好像每一件都是一个故事,故宫院内的手链,是你送我的第一份礼物;北戴河边的挂坠,是我们幸福欢笑的见证;去年七夕的音乐盒,那月光下变魔术般的惊喜让我感动;今年夏季的小风扇,图书馆恶作剧般的非要写上我的名字……曾经的我以为所有的爱情都是诗香墨浓跌宕起伏的,曾经的我不相信一见钟情却渴望一见钟情,曾经的我或许怎么也接受不了平淡如烟的恋爱,现在的我才明白,在我们的生命中,大多数都是平凡人,琼瑶式的一见钟情是可遇不可求更不能信的,柴米油盐酱醋茶中的日久生情不壮烈但真切,

我曾认为,旅行就是一次次地寻找,直至一个让你死心塌地停下来的地方,其实爱情又何尝不是如此,不过都是一种死心塌地的感觉罢了。

十九岁之后的我,有过很多的远行,有为工作驻足大上海的疲惫不堪,有为新爱留恋北戴河的短暂幸福,有因公事去过河南,也有因私事停留湖湘,每一次的出行还是会激动万分,但是过后很少的场景还能回忆起,反而,记忆最清晰的却是一次近距离的“远行”.那是一个难得闲适的傍晚,男友骑车带我沿着校园围墙外的马路散心,天空的晚霞像是笑红了脸的娃娃,我们停留驻足,相拥而坐,来时,天边,仰头看斜阳正浓,归去,心中,也无风雨也无晴。现在回想起,这也算是平淡中的浪漫,繁忙中的奢侈吧。

前些日子,几个好友见了一个群,一好友取了一个很有哲理的名字,为“跑跑、慢慢”,看的第一眼,还不理解,专门问了朋友,才知道竟是‘人生该如此’这样的含义。人生如此,爱情亦如此。以前的我特别喜欢徐志摩的这句话

;“一生至少该有一次为了某个人而忘了自己,不求有结果,不求同行,不求曾经拥有,甚至不求你爱我,只求在我最美的年华里,遇到你”,在我最美的年华,我该是经历过这句话了,所以现在的我依旧喜欢这句话,却已不崇尚这种境界,或者说已没有作者的那种无私和高尚。青春无关年龄,在乎心境,却也在一次次折腾中老去。有人说在这竞争激烈的社会中我们必须奔跑,但弦绷得太紧也不是什么好事,我倒愿在学习工作中跑跑,在感情生活中慢慢。

久不写文章,愿与君共勉。


            
          
上一篇           下一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文章,按 ←键 返回上一篇,按 →键 进入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