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文网

爱,一路走来——结婚二十五周年致先生
文章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在阵阵秋风里轻拢起一缕缕花香,我要把一生的愿望,羽化成唇边的诗章,如果真的有来世,来生,先生,我依然还会用爱来把你陪伴……

题记

现在是2013年9月20日,星期五农历八月十六晚上十一点,中秋放假三天,孩子半个小时前刚从补习班回家,难得有空放松,在看《中国好声音》,客厅里不是传来孩子嘎嘎的笑声,先生,此时的你休息了吗?

时间过得真快呀,再过两个多月,就要迎来我们的银婚纪念日,这些天,我们俩好像也一直在为这一天的到来做着一些准备,你重新整理了这些年写给我的诗,我也承诺要用心的写一篇纪念文章。为了你的新作《北普陀诗稿》出版的事,今天你和文山大哥一起回葫芦岛去了。我独自一人在书房温馨的灯光下,坐下来回望那一个个花朵绽放的黎明、秋叶飘落的黄昏,我们牵手一起走过的日日夜夜,此时此刻的我,真有好多、好多的话想对你讲……

先生:你是否还能想起二十六年前拎着两口书箱、一口衣箱站在你面前的我怯生生的模样?还有石景山古城,我们那飘着书香的爱的小屋?还有小屋里那张九十公分宽的单人床?还有石景山雕塑公园那一簇簇粉的像彩、蓝的像梦的丁香?还有丁香树下那个静静的读书的姑娘?是否还能记起下班后我们经常去的那家菜市场?还有门房周大爷老两口待我像亲闺女一样?是否还能够记起“笨笨”的我给你做的第一顿饭?因为紧张,五个鸡蛋被我掉了两个到地上,还有我给你做的一锅 “小耗子”汤(因为不会勾芡,在豆腐汤里放进去了好多勺干淀粉)。我记得那个时候的我们俩,你是经常“掌勺”的那一位,是你教会了我如何做鸡蛋闷子、刀豆猪肉罐头炖白菜、炒花生米还有切咸鸡蛋。我至今最拿手的菜还是炒花生米,因为曾经得到过你的真传(笑)。我记得我说过;我是这个世界上“最穷”也“最笨”的新娘,因为朴实、良善、敏感、倔强是我唯一的嫁妆!但我也是最美丽、最幸福的新娘,因为你每天都会用情和爱为我梳妆。

我永远也不会忘记,我们一起牵手走过的那段最最艰难的时光。那时,一个天真、单纯的我、还有两个十岁多一点的女儿、一个年近八十岁的老妈,就是你的全部财产。为了让一家人能够尽快的过上“幸福”、安定的日子,你将最热爱的记者职业和你的作家梦想一起折叠打包放进身后的行囊,背负着沉重的家庭责任,怀揣着对未来的期盼,带着我毅然下海、辞职,来到朝阳区三间房。我记得那天晚上的月亮也是好圆好大哟,凄凉的月光照在静静的小院,没有装窗帘的房间,屋里和屋外一样的空、一样的亮,望着码放整齐的一摞摞装着书的纸箱、还有床边一张油漆都已经剥落了的茶几案,当时的我哟,心里真的是好凉、好冷、好无望。我知道你一定也没有睡,你的心里一定比我还要苦、还要乱,因为只有你才是我们一家老小的指望……

“宝贝:我不会让你后悔的”,这是那一宿你对我说的唯一一句话。这句话好长一段时间都是我最大的安慰、最好的激励,也成为了你此生为之努力的方向。

从此,朝阳区三间房多了两个忙碌的身影,曾经的两个“书虫”,用翻书页的手,在这里十把铁锹、八口大缸“闹革命”……你用东北人的豪爽、诗人的浪漫、男人的担当,为我遮风挡雨,为家保驾护航;我用南方人的温顺、体贴、农村孩子的淳朴、善良、湖北人的机灵、倔强为你开拓疆场……一顶斗笠、一瓶白开水、两个西红柿、两根黄瓜、有时候还能装上两个松花蛋,还有烂熟于心的技术参数,我骑着自行车奔波在去望京的来广营、首都机场的草场地、大兴的魏各庄还有通州的甘棠的路上。搅拌站、构件厂、施工现场大家都清楚的记得那个戴着眼镜的文静的姑娘,和大家像朋友一样,谈技术、谈家庭、谈人生、谈理想……

京九铁路从北京的丰台到河北饶阳,我和报社的两个朋友开着一辆破212吉普车,见塔吊就进,见工地就上,我披星戴月的出门,接我回家的还是星星和月亮。那时的我真年轻呀,好像永远不知道什么是累,啥事叫紧张。二十四小时,基本上不在桌上就在路上。

辽宁盘锦的芦苇荡旁,曾留下过我的车辙,江苏泗洪、丹阳的街道,曾听过我车的喇叭响。我感谢命运,一路走来,总有那么多好心人帮忙。生意场上,我总是比同行们更幸运,得到的是更多的照顾、更多的理解、更多的体谅……

那些年,每天早晨我们同太阳一起起床,深夜星星为我们做伴,最难的日子,我俩用爱抱团取暖……

为了在新年的第一天,我们能够搬进属于自己的家,你每天用能够装两百斤煤的大铁桶,烧着大同块煤烘烤你为我们盖得新房,那可是一个独门独户的大院呀,从挖地基到贴瓷砖,你每一天都忙碌在现场。你给施工的队长递烟、你为干活的工人沏茶,你的身影和目光没有一刻离开过那个地方。尽管累的你腰酸背痛、尽管忙的你胡子拉碴、尽管你脸和手都皴的像一个小老头,可是,那些天你却高兴的像个孩子一样。你对我说:男人就应该是这样,为家庭撑起一片天是好男人必须的担当……

三间房的小院哟,是春天来的最早的地方,你总是第一个到花棚去买上最美的鲜花,把家用爱打扮的像花园一样;夏天,你在院里挖地窖,把祛暑解凉的西瓜为我们储藏;秋天,你亲手将甜甜的葡萄从架上摘下来放进果盘;冬天,一地银装素裹,我们一家三口在小院里嬉闹,幸福的脸冻得像那红彤彤的挂在树上的柿子一样。这个小院,曾听过我们俩聘闺女时的鞭炮响,同样也见证过一个大男人、五十岁有儿喜极而泣的“放声歌唱”;还给过一个远行的老人,我亲爱的爸爸在人世间最后四十天的温暖。我们的宝贝儿子在那个小院出生、在那个小院学步、在那个小院把人生最早的梦想和希望种上。那个小院诞生了你的第一本诗集,那个小院唱响了你的第一首歌曲……那棵见证过我们六千九百三十五天的榆树的口袋里,一定盛满了我们的甜蜜、欢愉、风风雨雨、还有泥泞、崎岖……

夜深,微凉。一个人、一支笔、一杯茶、一帘梦、一段时光、一抹眷恋……岁月以一朵花开的飘逸,在梦的心湖中聆听过往。在人生的千回百转处,我以一颗温软、如莲的心听风沐雨,轻轻拾起一枚枚带着余温的记忆,用时光做笔,岁月为笺,将四分之一世纪的甜蜜、温暖、欢愉、惆怅,装订成银婚的纪念册,打开,便是磬香;尘封,便是温暖。

在阵阵秋风里轻拢起一缕缕花香,我要把一生的愿望,羽化成唇边的诗章,如果真有来生,来来生,先生,我依然还会用爱来把你陪伴……

2013年9月20日--21日

写于北京奇正书屋


            
          
上一篇           下一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文章,按 ←键 返回上一篇,按 →键 进入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