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文网

抽风
文章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个世界上有着许多不为人知的小故事,一些很平凡的故事,它们在不被人打扰的角落安安静静的睡觉,多年的好梦。每当夜深人静,我都会跑到某一个没有灯光的角落,洁白的墙角,涂鸦的墙角,堆满垃圾的墙角,如同臭水沟的墙角。我都会乐此不疲。

我有个朋友说,我是个抽风的人,而且是习惯性的抽风。每次我都会说,谢谢你的夸奖,我会继续努力的。然后我们迎着风,看着街上的匆匆行人,边看边点评,时不时发出让人觉得诡异的笑声,其实我们自己也觉得很诡异。

没有朋友在身边的夜里,没有亲人在身边的夜里,没有爱人的夜里,就是一个人无聊寂寞空虚冷的夜里,都会跑到角落在那里呆着,没有目的的呆着,仿佛那才是最安全的。偶尔的,会那一支画笔在墙上乱写乱画,想着有一天我会变成梵高或者毕加索,我画了一朵向日葵,黑色的向日葵,它在黑夜呐喊,亲爱的月亮,我想你了,我讨厌每天随着你的太阳哥哥自东转到西,我的脖子好酸,有一天我会抽风的不再开花的,你等着,亲爱的月亮。

抽风的人不是很多,可是我却认识几个抽风的孩子,在我的眼里,他们就是抽风的。小新爱上了一个四十岁的大妈,原因是他每次去便利店买雪糕,大妈都会对他笑,他说,只有那位大妈的笑让他觉得是最真的笑。我听到听到这话就特生气了,气呼呼的对他说,你丫的,老子的笑不是也很好么?他没心没肺的来了一句,你的笑就像见到小绵羊的大尾巴狼的笑。这就是我的好朋友,真的是好朋友,比我他妈的还了解我,比我的祖宗十八代还了解我,我真该谢谢他的祖宗十九代,包括他的子子孙孙。(短文学网 )

有一段时间,我们学校的人都觉得有个孙子肯定脑子抽风了,在差不多零度的冬天都去便利店买雪糕,而且还乐呵呵的舔着雪糕张牙舞爪地满校园乱逛。很多人见到他都会避之不及,生怕染上了抽风病,抽风也是病,兴许有一天不小心就抽死了自己。那位大妈的名字是有一天小新喝醉了告诉我的,她叫赵玉涵,这名字听着真的让每一个男人热血沸腾啊,不觉想吟一首诗,赵家有女初长成,笑看东市还未冷,肌肤如玉眼朦朦,函信怀情去东城。我也真的曾经那么热血沸腾。

我记得那天,小新把自己的手机放到洗脸盆里,接着打开水龙头,任着那些白净净的水把手机淹没,他在那看着水哗啦啦地留着,哈哈大笑,我在一旁无话可说,这孩子真的病了,或许是我的忽悠术提高了。前夜,我们躺在床上召开卧谈会,小新问如何才能拿到赵玉函的电话呢?我为了点燃大家的聊天积极性,就顺口说了,你可以把手机泡到水里,手机不能用了,你就可以去借她的电话打给我啊,你就可以得到她的电话号码了。现在,他真的做了,太勇敢了,我真的好想跪下来拜他为师,师傅,教我如何变得更加抽风吧。不过,我还是忍住了,因为我想了想,抽风谁不会啊,明天我就脱光了到街上跑几圈,对着街上的人说,老子缺男人,求男人。

他又如同往常般到那个便利店去买雪糕,然后找个借口,借赵玉函的手机给我打了电话,我看着陌生号码,直接拉黑。后来他把我的最爱的手机拿走了,把一部不知道是哪年的手机给我用,还美其名曰,好朋友,这是古董哦,当你是朋友,送给你了,不行谢啦,我用你的就得了。我还在那里低头哈腰地跟他说,谢谢。每天一回到宿舍,他就跑到宿舍后面的小角落煲电话粥,是不是发出如同惨叫般的淫荡笑声,我不时会感到我的全身的汗毛都倒竖了起来。

当一个女人爱上一个男人,她的智商是为零的,当一个男人爱上一个女人,他的智商被狗吃了。我想,不知道多少男人的智商被狗吃了,怪不得现在的狗越来越肥了,每次吃狗肉,我都吃到了智商。吃狗的人是聪明的,因为他是在吃智商。尽管我一直怀疑小新的智商是为零的,事实也是如此,他会把牙膏夹在两个饼干中间,说那是肉夹馍,他会用沐浴露洗头,他会用洗发露当做洗面奶,还有很多,更过分的是,他说好兄弟之间是没有距离的,所以会经常爬到我的床跟我睡到,我们都是喜欢裸睡的。

没有人能够料事如神,章鱼保罗也不能,巫师也不能,神也不能。我们高中毕业后,我每天都在家晚上睡觉,一个人安安静静地睡觉,因为小新那该死的家伙已经很多天没有来陪我裸睡了,我不知道是幸福还是悲剧,在半夜经常醒来的我,没有人在身边,一个人慢慢躲在墙角,看着远处的灯,拿个那部古董手机,不知所措。

不知道是哪月哪日,我的电话很突兀的响了起来,又是陌生的号码,差点习惯性的拉黑了不过不知道咋地,我竟然没有拉黑,而是心慌意乱地接了电话。接了那个电话,我真的觉得这个世界真的真的真的也抽风了。电话是小新的妈妈打来的,她一直在电话里哭着,哭得我不知所措,我真的后悔没有拉黑。过了很久她不哭了,可是她说了一件让我真的想继续让她哭的事情。小新卖了一个肾,得到了我们都不知道的钱,那些钱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小新的妈妈见到小新好久没出门了,就私自地用备用钥匙打开了小新的卧室,看到他晕倒在地上,送到医院,医生检查,小新少了一个肾。

我穿上衣服,急忙忙的跑去医院,不知道跑了多久,我才想到,我怎么忘了打车过来呢?我在病房看到了小新,他脸色苍白的躺在病床上,对着我裂开嘴笑了。他妈妈爸爸见到我来了就出去了,因为他们知道,很多事情小新不会告诉他们的,只会告诉我。那些钱都给了赵玉函,他的儿子生病了,她需要很多钱,所以小新就卖了肾。小新解释说,她的儿子就是小新的儿子,他泡到了他妈妈,他就是他的爸爸。赵玉函的老公很感激小新,一直说这个世界上好人真多。

这时候,我才知道,小新的智商真的喂狗了。他来了一句,我一点都不后悔。让我更加坚定了我的想法是对的,小新的智商肯定被狗吃了,那只狗现在肯定很肥。

我走出医院,一个人走着回家,在路上看到一只很肥的狗,我就追上去,那只狗就跑着跑着,我一直追着追着,肯定是那条狗吃了小新的智商,我一定要把小新的智商要回来,至少把他的肾抢回来,狗的肾应该比人的肾好用吧, 小新见到肯定很开心,他肯定会变得跟我一样有智商的。我追着那条狗,穿越了城市,来到了荒野,漫天的萤火虫,我都不觉得好看,我只在追那条狗,我要追上那条狗,我不觉得累,我真的不累。追着追着,我不知不觉到了一座巨大的烂房子,真的很烂,到处都很黑,只有月亮还在开着灯寻找不知道去哪了的向日葵,那只狗也不知道去哪了,我再也跑不动了,可是我不累,真的不累。我慢慢地倒下,然后很艰难地向一个角落挪过去,如果是白天,我一定看到那个角落是特别脏的,还有人在墙上画上了一朵向日葵。

我整个人卷缩在角落里,用手擦干脸上的汗水,或许是泪水,或许是露水。那只该死的大肥狗不知道跑去哪里了,等我休息够了再去找,一定会找到的。

有一天,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个人,他在笑,那个人身边牵着一只大肥狗,一步一步地向我走过来,但是没有走近我。我又在半夜里醒了过来,走到墙角,想着一件让我特别想抽风地笑的事情,小新竟然能够牵着智商,而且那个智商竟然那么肥。


            
          
上一篇           下一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文章,按 ←键 返回上一篇,按 →键 进入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