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文网

伽蓝雨
文章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那是一场寂寞而漫长的绽放,却被湮没在宋朝姹紫嫣红的杏花春雨中。如今,我小心翼翼地把它折下来,放入口中慢慢咀嚼,感怀这场刻骨铭心的爱恋。

——题记

一 有美一人,清扬婉兮

四月,牡丹花会。

他是守城的将军,原是极喜清净的性子,却耐不过友人的劝说,将挂在腰间的剑换成了笛,去看牡丹花会。

那日清晨,整个洛阳城像是熟睡的孩子。

他一早去了牡丹园,牡丹花开得正盛,整个庄园像是被华贵的锦缎铺满,华光流泻,映得人睁不开眼。许是很早的缘故,园中游人很少,正好遂了他的意。他优哉游哉对开得汪洋恣肆的牡丹朵朵评头论足。他过回廊 ,却见一抹清新的绿色在五色斑斓的牡丹从中翩翩起舞,像一只振翅欲飞的蝴蝶。

那是怎样美丽的女子啊!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耀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绿波。

他拿出放在腰间的笛,用常年拿剑的手轻轻的抚摸着,眼中的戾气化作满满的柔情,吹奏着以前从未吹过的那曲《凤求凰》。乐起时,她有微微的出神,有些疑惑地看向他,微微一笑,舒袖,运腕,旋转,腾跃,衣袂飘飞,轻纱如缕,时而轻盈如蝶,时而媚态风流,时而开成一朵绝艳的牡丹,时而旋转一株清幽的兰草,情丝半点,娇俏三分,说不出的清丽动人。

一曲终了,她缓缓的舒袖,再望向他的时候,脸上已是一片红潮,如一朵芙蓉着上秋雨。她莲步轻移,向他福了福身子,“公子,谢娘拙技,献丑了。”他看她,心中默念她的名字,眼光比天边的朝霞炽热,“姑娘舞姿灵动,清雅绝伦,可谓牡丹花中‘洛神’也。”她低眉婉转,“公子何出此言?”她声音若风拂水莲,在花海中激起层层波澜。“所谓美人者,以花为貌,以鸟为声,以月为神。而姑娘三者兼并,正是花中之‘洛神’也。”女子笑意盈盈,美得如晨曦中的露滴。他的心像是被青藤爬满的窗格,只是她的一个梨涡浅笑,便让他乱了心神。“在下可有幸与姑娘同游?”女子浅转身,慢回首,只道一声“公子请……”

两人的背影被刻在园中娇艳的牡丹上,宛如从壁画中走出的神仙眷侣。

二 知我者谓我心忧

已是深秋,屋内一灯如豆,满满的醉意染遍了这片枫红,像是宋朝流血的伤口。秋风起,满庭枫叶簌簌作响,牵扯出屋内的人满腹的愁绪。

“萧郎,别喝了,伤身子。”女子素面朝天,用凌霜雪的手为他煮一碗莲子羹,走进来便看到他喝得醉意朦胧。“谢娘,谢娘……”他抬起头,轻轻拥住她,把头深深地埋在她胸口的柔软里。“谢娘,如今北魏来势汹汹,犯我边关,皇帝昏庸无能,宋朝摇摇欲坠。这让我大宋子民如何自保,我大宋将士如何自处……可谢娘,你一介女子,我去边关,不知能否归,不知何时归,叫我怎能放心你……”

她垂下头,秋风灌进来,吹得她长发飞扬,像是风中一支凌乱的芦苇。她的心钝痛而苍凉,像是苍茫划破晚霞的雁群。许久,她终于开口,“萧郎,你去边关吧!大丈夫当血洒疆场,马革裹尸又何妨,怎可寄情于闺房之乐,荒度一生。”

他没有说话,只是她胸前的衣衫,被濡湿一片。

她紧紧拥着他,像是稍不留意他就会从她身边溜走。她又想起初遇,他的眉黛勾勒了洛阳的青山软语,那隐逸在季节里的温柔曾满了他俊逸的容颜。他的身影印在那副绚烂的牡丹图中,墨色晕开来,一圈圈玲珑了年华。

其实从一开始,她便知,他不是她的翩翩书生,不是心中的青青子衿,更不适合做他的良人,他眼里的戾气,是怎么掩也掩不了。但仅是他素色青衫的一角,就足以让她为之厮守一生。

“终身所约,永结为好。愿琴瑟在御,岁月静好。谢娘,对不起,我终是负了你……”他喃喃道。女子指尖温暖,伸手抚平他眉间皱褶,“萧郎,我再为你弹一曲,可好?”

瘦瘦的屋子,琴声声声若泣,种遍离思,来年,会不会也开出满园的牡丹,灼灼其华,就如那日,我嫁给你时的风姿绰绰?

三 自君归去,烟花易冷

寒冬,断桥残雪。

如果说离别是一朵寂寞的花,则那女子,是衔着花等待春天的燕子。

已是无数次听人说起那个女子,眉目清绝,一颦一笑皆是风情,去她家提亲的人早已踏破她家门槛,而她,也只是淡淡回绝。她经常坐在城墙的断桥上,拨弄着古筝,女子在寂寞的风中,等待着旧人归来。时而路人经过,她竟是疯了一般地拉住路人衣角,问将军可否归来。路人只摇头甩开她,骂她疯子。久而久之,人们都只道她疯了,没人再敢上门提亲,她的父母自觉脸上无光,已不再管她。

烟水寒,杏花残,滴不尽相思血泪。他走了,女子的心也空了,于她疯与不疯已无差别。没有他,她听不见早春三月的歌台暖响,看不见仲夏六月的牡丹怒放,听不见深秋九月的红叶飘落,看不见隆冬时节的白雪纷飞。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壁残垣。只叹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

边关吃紧,烽火狼烟,将军有家不能回。他无数次想起心爱的女子,心里是苦也甜。多少次差点死在战场,想起她温婉的容颜,他硬是撑过来。你过得可好?活到今天,你就能知道我有多爱你,他说。

后,洛阳沦陷。将军重伤,形式所逼,他不得不委身于伽蓝寺为僧。一柄断剑,泪洒天涯。一天,他听人说,在洛阳城中,有一女子苦苦等着将军归来,他便知是她,欣喜若狂。只是此时北魏已迁都洛阳,他作为曾经守城的将军,他已对宋文帝不抱希望,回去便是送死。为了有朝一日与她相见,他忍。

自君归去,烟花易冷,只待得岁月的一曲低吟浅唱,散尽芙殇。

四 雨打梨花深闭门

三月,梨花似雪。

战争结束,将军归故里,芳草萋萋,城门斑驳。

他仔细地搜寻着这里的一砖一瓦,仿佛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有她的影子。最后,他拉住一个路人,问她的去向。路人看了看将军,指着城郊的一座小屋,惋惜地说,“你说那个女子啊!她以前经常坐在那边的断桥上等她的心上人回来娶她,这一等啊,竟是等了十几年年。你说这好端端的一个女子,怎的那么傻,把自己也耽误了。现在一个人就住在荒郊,孤苦无依的……”

将军狂奔向那座小屋,却见柴扉深掩,上面爬满了青色的藤蔓,像是无人打理。旁边是一树树的梨花,寂寞绽放。将军心中一紧,走到门边,双手竟颤抖起来,就要见到她了,他心心念念的人儿就在里面,他却不知如何开口,慌忙中踩到枯枝。“咳咳……”屋里传来了一声声的咳嗽。“谁在外面?”女子声音嘶哑。将军心中一疼,手中摩挲着腰间的玉笛,像是抚摸着屋内人儿的脸庞。他缓缓地将玉笛放在唇间,仍是那首《凤求凰》,歌声中却是少了旧时的轻狂旧,多了眉间凝聚的沧桑,时而似凤遨九天,如初遇时的明媚温暖;时而似杜鹃啼血,如情人间分离时痛彻心扉……笛声有牡丹香,笛声有旧恨长。

一曲终了,屋外人静默站立,屋内人泪如泉涌。不知是过了多久,像是时光都凝滞了,他终于开口,“姑娘,牡丹正开得好,在下可有幸邀姑娘出门同赏牡丹?”“怕是让公子失望了,谢娘在等一个人,等了他好多年,谢娘早已决定,此生只为他一人开门。且谢娘现已年老色衰,不配嫁作他人妇。公子还是离开吧!”女子压抑的的声音从屋内传来。她知道是他,千百日的思念终于化作满腹的委屈。他想念她,数十年的艰辛和心痛都化作此时的柔情缱绻。

“谢娘,我回来了,现在换我等你,好吗?”微风拂过,满树梨花簌簌飘落,春意寒,深庭院微冷。她打开门时就只见他一身青衫上以落满雪白的梨花,像那年他走时的断桥的残雪……

庭院中,只剩二人紧紧相偎的身影,此生不离……

后记:终于写完了这篇稿子,原谅我改了这个故事的结局。这是由周杰伦《烟花易冷》背后的人故事改编而成的。原本的结局是将军回到故里,听人说女子一直等着将军的归来,十年一日。当将军发狂般地去找女子时,却再也不见女子的踪影。 人间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未见君已十秋春,战火连绵归期问。 烟花易冷情意真,不忘誓言心愿等, 故里已是草木生,孤城至今剩何人? 牧童伴笛多过问,枯等永恒白发生。听,牧童笛声,闻,孤村野城。 感,烟花易冷,叹,人事易分。等,泪不归人,待,轮回缘生。 永,盼为君筝,恒,故白发生。……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上一篇           下一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文章,按 ←键 返回上一篇,按 →键 进入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