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文网

对不起,时光让我忘了你
文章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1。多年不见,别来无恙

李可可慢吞吞的收拾着衣服,一件衣服要叠上三遍才会放进箱子里,不是她有什么强迫症而是她在纠结的思考着,要不要去参加那个婚礼,当然不会是像电视剧里狗血的情节一样参加前男友的婚礼,而是她会在婚礼上见到她那个前男友,那个多年不见却还是她的前男友,原因只有一个和他分手之后,李可可再也没交过其他男朋友,要说还爱着他吗?李可可回答是不。

婚礼很特别,没有长辈只有李可可他们那一届的学生,别的班的也有,当然李可可都不认识。今天的婚礼陈言还没有来,所以李可可只能一个人坐在角落,如果是以前她一定会开心的调节着气氛,但毕竟不是以前了不是。

“哎,李可可,我还以为你今天不会来了呢。”说话的是林唯一,是李可可以前最讨厌的一个女生,所以李可可没有说话只是将头默默地转向了一边,就是那个时候她看见了推门进来的新郎新娘,还有跟着进来的伴郎伴娘。在于伴郎相互彼此对上目光时,李可可在心里默念了一句:高柏年,多年未见,别来无恙。

婚礼场地也很特别,是在KTV。对于疑问新郎笑着说:“当初毕业时说要好好聚聚,却只聚了一次,今天趁着我的大喜日子就跟大家好好聚聚。”说完这一句话,很多人都将目光转向了李可可,李可可当然也知道为什么,只是她无心理会,因为她想起了八年前,他也曾对她说:“等你二十岁的时候,我们就结婚。”现在她已经二十五岁,说李可可还记得他吗她答:时间太久,记不太清了。

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李可可现在可是酒吧歌手,让她唱首歌助助兴吧。”于是角落里的李可可便被簇拥上了台,站在台上的李可可不知道是什么心情,不经意的抬头对上了台下他的目光,无言。李可可便拿起随身背着的吉他弹了一首范玮琪的《最重要的决定》。那期间她听见有人问:“她是不是就那个追着高柏年不放的那个女人?”有人问:“她是不是就是八年前年前被抓进警局的那个女人。”还有人问:“她今天过来是不是又来缠着高柏年的啊?”

2。我们的故事

李可可没有想到,高柏年会主动找她说话,又或者她没有想到她还会跟他说话,但是不管怎样他们俩此刻还是单独在一起。

“为什么来这里?”久违的声音竟让李可可酸到了心里,眼眶也微微发热。

“参加婚礼。”几乎是轻不可闻的声音,李可可也从心里鄙视着自己,这么多年了还是跟以前一样,在他面前她如论如何也强不起来。

“李可可,缠了我这么久,不累吗?”高柏年叹了口气,说出的这一句让李可可眼眶里旋转了很久的眼泪流了下来,流到了脸颊流到了鼻尖流进了口中,很苦很苦,苦到了心底蔓延了全身。

八年前,李可可还在上初三,除了上课不听课之外其他都非常符合好学生的标准,那是在高柏年转来之前。

高柏年是从市里面转学过来的,听学校里传是因为打架而被迫转的学,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李可可已经开始了疯狂追求高柏年的道路上了,陈言劝说她也被她厉声打断:“我觉得他就是我想要的。”

谁都想不到,那样矮小看起来无害的小丫头这么狂野,是,狂野。她不择手段的打断了正常的追求规则,男生追女生用的手段,她一个不漏的用在了追求高柏年的道路上。上学路上拦放学路上堵,无时无刻不传小纸条,天天一封情书,早午餐后甜点一天一个样,那个时候她在学校出了名,谁都知道初三年级有个李可可,十足的女汉子。将女追男剧情演到了巅峰。

陈言几乎是天天跟在李可可屁股后头说:“你不要再追他了,学校里传的太难听了。”李可可当然知道那些入不得耳的话,但她不介意,青春就得这样不是吗?再不疯狂可就老了,到时候后悔也迟了。

对于高柏年,李可可就像是中了毒似得,而且是像曼陀罗一般的慢性毒药,不着急要你的命,一点一点让你灯枯油尽。

3。第一次打架

自从全身心的投入到追求高柏年的事情中后,李可可便成了逃课达人,她甚至同步升级成了中国版007,因为她每次逃课都是为了去找高柏年,有时候他在网吧,有时候是游戏厅,有时候是溜冰场,但不管是在哪里李可可总是能找的到。只是一个月李可可便和那些店里的老板混熟了,每次见到李可可都会大叫:“高柏年你的女朋友来了。”

高柏年自然是讨厌李可可的,甚至有很多次找人去警告过李可可,再缠着高柏年就把她的腿打断,每次李可可都被吓得大哭:“打死我我也喜欢高柏年。把我腿打断了我就告你们让你们养着我一辈子,让你们都取不了媳妇。”那些个人都害怕李可可会赖着他们所以每次也就被恐吓着放过了李可可。李可可每次看着他们被训的背影,都会在心里默念一句:阿门。

李可可是被高柏年的人带到小饭馆的,李可可很奇怪高柏年是刚转来两个月都不到的学生,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人会愿意跟着他混,想着想着李可可就笑了,理由太简单了,高柏年很帅很有气势。李可可趴在桌子上看着对面正在奋力擦桌子的高柏年:“你是不是想通了要我做你的女朋友啊?”

“李可可你应该知道我很讨厌吧?”高柏年放下手上已经黑了的纸巾,翻着满是油污的菜单说。“知道,但我相信你也会喜欢我的。”李可可说这句话的时候笑得特别开心,眼睛都在闪着光。高柏年差点就陷进这个闪着光的黑玻璃中,只是他是高柏年,不爱无情的高柏年。

“星期五晚上,学校操场。做我的女朋友只需要会打架。”高柏年拿着笔在破旧的点菜单上写着菜名,头也不抬的说。

“我会去。”

星期五一整天李可可都处在紧绷状态,陈言从知道那件事到现在一直劝说着李可可,不要冲动冲动是魔鬼,只是李可可现在已经是被情圣附身,哪里还会听她的。直到她骑在那个女生身上,直到那个女生鼻血喷到她脸上,直到她被带到警察局,她才回过神来,她终于成了高柏年的女朋友了。只是代价是一笔昂贵的医药费还有黑档案。

很多时候李可可都在想,喜欢高柏年到底给她带来了什么?答案是除了无尽的痛,其他什么也没有。

那天晚上并没有李可可想象中的那么好眠,她做了噩梦,梦里她被那个被她打歪鼻子的女生追杀,她一路狂奔喊着救命,可是就站在旁边观战的高柏年却没有就她。最后她是被惊醒的,汗水打湿了全身还有枕头。

4。一声不吭的离开

曾听说过,青春的味道很甜,甜化了夏天,甜暖了冬天。也听过青春很疼,疼过了四季,疼裂了心,疼伤了脸颊。走过了青春的孩子们会怀念,会回忆,那段青葱岁月里是否有留下过特别的记忆,就像是看过一遍等看第二遍突然就卡片的影片,就算断片的场景再接起来,看的感觉也与第一次的感觉不一样了。也许你路过某处看见过与你脑海里一样的场景,感触却没有曾经的那样深刻了,因为主角已经变成了他人。每个人都有一场不可复制的青春盛宴,只属于自己。

高柏年失踪三天后李可可才知道,她终于明白那些嘲笑的目光从何而来,所有知道高柏年离开的人都在嘲笑她的愚蠢,她为了高柏年在警察局待了三天,出来以后不仅没有和高柏年在一起手牵着手逛校园,还没和他一起肩并肩坐在顶楼看日落,他怎么就离开了呢。

“李可可,听说你被关了三天啊?感觉怎么样啊?”李可可很烦一个问题,为什么白雪公主身边有个恶毒的后母,灰姑娘身边有个讨厌的姐姐,而她身边要有个恶心的林唯一,难道她的人生也会被写成一部童话小说吗?那他的白马王子会是高柏年吗?

“林唯一,你再废话一句我就把你打成猪头。”应该没有人会怀疑李可可在开玩笑,所以林唯一也就相信了。

那晚是李可可第一次喝酒,是班长请的客。也是那晚李可可知道原来班长是高柏年的表哥,班长和李可可说了很多关于高柏年的事情,从小到大一件不落的细细说着。原来高柏年小时候很乖,很爱上学。原来高柏年也那么开心的笑过,原来高柏年也很会疼爱女朋友,李可可当然也打听了高柏年的下落,只是班长的回答是不知道。

“高柏年,我喜欢你啊。”说这句的时候李可可已经醉的不成人样了,瘫坐在桥边头靠着栏杆上,她的头很晕,脸很红不想吐,只是胃像着了火一般疼,她突然间就开始大哭,竭斯底里的抽泣着,陈言站在一旁小声嘟囔着:“演苦情戏呢。”

夏天夜里的风很凉,吹得李可可嗓子都哑了,她对着墨黑的小河嘶吼着:“高柏年你个大坏蛋。我追了你那么久喜欢了你那么久,你不搭理我我不怪你,你不对我笑我不怪你,你不接受我我不怪你,但是你骗我你一声不吭的就离开,我就讨厌你。我讨厌你,高柏年。”

很多年后想起那一夜,李可可忘记了那晚导演给她安排的苦情台词,只记得那晚的风很冷、很冷。

5。向市中前进

高柏年离开学校之后,李可可便像离了水的鱼一般,每天只是趴在桌子上,就连她感兴趣的音乐课都提不起精神。

“李可可不至于吧,真把他当成你的命啊。”陈言将书立起来想要挡住老师的视线,将脸放在桌子上对着正在闭目养神的李可可说。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李可可动了动嘴唇吐出几个字。

“那你去死吧。”陈言将书本放了下来,咬着牙说。刚说完,李可可就将头转向窗外,眼泪也跟着流了下来,她也不懂为什么自己会那么难过,看不到高柏年总觉得心里少了什么,一个星期前看见高柏年在操场上跑步,现在怎么就看不到了呢?一个星期前她总是会逃掉最后一节自习课就为了去追高柏年,可是她现在没人可追了只有在教室里坐着了。心里空空的那一块,李可可也不知道怎么去补。

陈言的哥哥在市里读高二,每个月会回来一次,每次回来都会带着陈言和李可可去吃饭,李可可在回忆录里写过说,如果那天没有去吃饭,也许她就不会考上市中不会再去找高柏年,也不会发生那些事情,自然也不用后悔一生。

在吃饭期间李可可一直没有精神,还错把盐当成白糖放进奶茶里,陈立看着李可可心不在焉的样子笑着问陈言:“她失恋了?”

“还没恋呢。还不是为了那个高柏年。”陈言白了陈立一眼,咬着筷子说。

“高柏年不是在酒吧里打工吗?”

“你说高柏年在酒吧里吗?什么时候?在哪个酒吧?哪里?”陈立刚说完李可可就站了起来,一把抓住了陈立的衣领,用陈言的话说那时的李可可,就像是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妈妈一样激动。而李可可却说是新婚妻子抓到了老公外遇那样的内心澎湃。不管如何李可可知道她的目标来了,她要考到从未想过的市一中,她要继续在追求高柏年的道路上前进。那晚她将她的签名改成了:我要继续追寻你。

那时候离高考还有两个月,李可可的成绩虽说处于中上游,也那也是属于初三上半年的辉煌成绩,所以那段时间中学有多了一个话题,当然还是关于李可可。陈言说默默无闻的李可可势必要在初三的纪念册上留下一页带有血腥的资料————李可可为爱发疯。

可是李可可才没有心思听那些,她想的只是怎样才能考上市一中,她的数学肯定是没指望了,她将所有的寄托都放在了语文和英语上。只希望能以文科分考进市里文科最好的一中。

拿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李可可开心的晕倒了,虽然她反复的强调是因为太热中暑导致的,但她却忘了她以前常说的一句话: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

“陈言,我让我爸拖人将我们分到一个班吧。”李可可抱着陈言坐在水库的斜壁上,录取通知书被她用透明胶带牢牢的粘在了左边的胸口上。

“好啊,不过你能把那个拿下来吗?很丢人哎。”陈言躺在平滑的斜壁扯着李可可胸口上随着风飘来飘去的录取通知书。

“才不要,这可是我的命。”李可可拍掉陈言的手,轻轻的捻起通知书的一角亲了一口,这一亲惹笑了陈言和她自己。

七月的季节,是离别的季节,是深情的季节;是阳光烤化冰淇淋;汗水打湿衣衫;知了漫天的季节。也是李可可十七年里最灿烂的季节,在李可可的博客里经常出现的一句话便是:那年的盛夏,我拥有着最碧蓝的天,最炙热的骄阳,还有最灿烂的幸福。因为我学会了爱,为爱学会了努力和坚持。

6。和你一起供她读书

李可可没有像小说或者是电视剧里面演的那样想象过很多和高柏年相遇的场景,也没有设计过相遇时的台词该如何,她喜欢未知的是事情,她享受措手不及的感觉,因为那样她才觉得自己还活着。

所以背着吉他出现在高柏年面前时被他泼了一杯水,李可可还是开心的笑着:“高柏年。我们有四个多月没见了吧,怎么能这样对我呢?太不厚道了。”

“李可可我不知道是谁告诉你我在这里的,但我希望你马上消失在我面前。”对于突然出现的李可可,高柏年除了惊讶还是惊讶,他没想到李可可会知道他在这里也没有想到见到她会让他的心如此的不淡定,看她满脸水渍的样子他心里竟有些自责。

“我才不要马上消失,我以后要和你一起打工的。”李可可拿着纸巾擦着脸上的水渍,看着铁青着脸的高柏年说。

“你不走,我走。”

“你才不会走,这里离市一中最近不是吗?”李可可的话阻止了高柏年迈出去的脚步,她说的对这里离市一中最近,他不会辞职。

“高柏年,我和你一起打工供她读书好不好。”李可可早在两个月前打听好了关于他的一切,原来他转学后来又退学都和一个叫做高如礼的女生有关。

“你凭什么?”

“凭我是你女朋友。你不是说只要我替你打赢那场架你就让让我做你女朋友的吗?”

“骗你的。”

“我当真了高柏年。”回答李可可是一杯彻骨冰凉的酸奶,混合着酒精的味道,和上一杯白开水不同,李可可是真的难过了。很好玩吗?为什么两次都泼她。水也就算了酸奶那么黏,要难受死她吗?

“我喜欢的永远都不会是你。”那晚这句话在李可可的脑海里盘旋了很久,一直阻挡着她同周公约会,同时出现在李可可的脑海里的还有那个叫做高如礼的女生。

高如礼和高柏年是兄妹,却没有任何血缘关系,高柏年是被领养的。就像已经播出就大热的伦理剧一般的剧情很现实的出现在了高柏年身上。他喜欢着自己的妹妹同时也被妹妹喜欢着,这件事被高爸知道了,为了保住女儿的名誉便将高柏年赶出了家同时也帮他转了学。却没想到高如礼也跟着闹脾气不回家,高柏年也劝过她,她说:“你不在那里,我也不要回去了。”所以高柏年便依了他,退了学找了离一中最近的酒吧做服务生。

这些事情是李可可听陈立说的,她忘记了知道这件事的感觉,所以她一直思考着失眠了。

7。我不想看着你受委屈

李可可正式来到酒吧上班是军训结束的晚上,不只是她还有很多学生都不约而同的来到这个名叫:“年未果”的小酒吧,五光十色的灯绕着墙壁爬了一圈,屋顶上种着好几棵芭蕉遮住了一半夜光。酒吧的布置也很别致,桌子都是黑色的大理石地面却是鹅卵石和青草铺成的。陈言拉着李可可异常兴奋:“可可。可可。我第一次来酒吧好激动哦。”“别表现的这么没见世面好吗?”李可可调着吉他,今夜是她第一次登台,可不能出现什么差错。

一切都如李可可的预料中进行着,她很安静的弹着吉他唱着歌,认识她的不认识她的都静静听着,高柏年穿着黑色制服有礼的招待着每位顾客,原本以为今晚可以这么安静的进行下去,却没想到一声怒吼打乱了李可可的节奏,打破了着预想的安静。

李可可从舞台看向高柏年,只能看见他的背影和拿着托盘收紧在背后的手,李可可也听不清他们在说些什么,只能看见高柏年低着头任由那些人乱指乱骂着。灯光很暗,暗的李可可嗓子发痒手心发热。

“高柏年,听见没啊。让你把这些喝下去。”说话的人拿着一个盛啤酒的木桶,声音很大高柏年却没有说话。“这就是你的服务态度吗?把你经理叫来。”说着便将高柏年踹倒在地,这一举动让所有人都静了下来,酒吧别的服务生想要上前劝说,但被一句:“喝下去我就安静。”吓破了胆。李可可从未见过那样的高柏年,就那样被人按在地上一动一也不动。

“把你们经理叫过来。看看这服务态度就是这样吗?”

“你们不就想要高柏年喝这桶酒吗?我替他喝。”李可可说着便将那个木桶夺了过来,仰着头喝了下去。听到这句话的高柏年开始挣扎起来,等他费力的站起来时李可可已经喝完了。原来啤酒桶里装的可能不是啤酒而是白酒。

“李可可你疯了?”陈言刚从厕所出来就发现正在痛饮的李可可。

“李可可,你怎么样?”几乎和陈言同时问出口,高柏年扶着李可可的手臂问。

“你们可以走了。”李可可举着空的木桶对那几个小混混说。

“高柏年,我们还会再来的。”说完便离开了,就在他们离开的那刻李可可也吐了,只是吐出来的不是脏东西而是腥红腥红的血,滚烫的。烫伤了高柏年的肌肤。

李可可是在陈言的尖叫中晕过去的,她没看见高柏年的惊慌失措,就像之前被他泼了一脸酸奶的样子。

8。我要我们在一起

李可可醒来时已经凌晨三点多了,空荡荡的病房让李可可害怕竟小声的哭了起来,哭声惊醒了坐在沙发不敢闭眼的高柏年:“李可可,醒了么?别怕,我在这儿呢。”这句话静悄悄的就藏进了李可可的心底,每每想起那个凌晨,想起这句话李可可都觉得她的青春也曾经高温过。

“高柏年,你怎么在这里?陈言呢?”李可可知道她怎么了,胃里灼热的痛让她清醒了。

“陈言被她哥哥接走了,我在这里陪你。”高柏年一脸倦意,却还是强撑着,就连眼里都布满了血丝。

“高柏年,你困不困?”李可可一开口眼泪便掉了下来。

“不困。”高柏年擦干了李可可的眼泪,揉着被针头扎肿的手。

“我要住院吗?”

“恩,胃出血,要观察几天。”

“高柏年。”

“恩。”

“高柏年。”

“恩。”

“你会一直陪着我吗?”

“会。”

“为什么?愧疚吗?”

“你是我女朋友。”

李可可没想到她想了五六个月的话,竟然就真的出现在她耳边了。

“高柏年。”

“恩。”

“你是不是喜欢我很久啦?”

“恩。很久。”

“那我嫁给你好不好?”

“好,等你二十岁我们就结婚。”

“高柏年。是你在说话吗?”

“是。”

那一个凌晨李可可感觉像是拍了一个很长时间的电影,主角是她和高柏年,导演也是她自己。她总觉得那一个凌晨的高柏年中了咒语,她不敢闭眼,害怕下一次睁开眼睛,高柏年就不见了,只剩她自己自导自演。

“刚才那些人是高如礼爸爸叫来的。”沉浸在自己遐想中的李可可被高柏年的声音换了回来,她没说话静静的听着他说。

原来,高如礼的爸爸是他的亲舅舅,他十岁那年和父母一起遇难只有他一人幸存,他父母将他托付给了他舅舅。原来他并不喜欢高如礼,原来他喜欢李可可。

9。高如礼

李可可在医院里住了一个星期,一回到学校陈言就把她当成老佛爷供着,一会问她吃不吃东西,一会问她饿不饿,却也始终没有问关于高柏年的事情。

“陈言,你为什么都不问高柏年和我的事?”

“不想知道。”陈言认真的替李可可抄着笔记,头也不抬的说。

“好吧。”李可可继续喝着她的酸奶盯着窗外出神。

“不过,高如礼可不是好惹的。”陈言戳着悠闲地李可可,让她看着班级门口。果然就看见传说中的高如礼正在门口向人打听着李可可。

被高如礼请到顶楼的了李可可一路都没有放弃着打量着面前这位美女,人如其名长的很斯文,很清纯,很楚楚可怜。那一瞬间李可可脑海里能出现的词汇都让她一字不落的用在了高如礼身上,却没想到那些跟她一个也挂不上。

“你就是缠着我哥的那个李可可?”高如礼说话的口气就像电视里正主对小三的口气,这让李可可很不舒服。

“跟你有关系吗?”李可可很不屑的说,学着她双手抱胸高昂着头,只可惜她没有人家高。

“你最好给我识相点,离我哥远点,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还不客气,我为什么要离他远一点,还不客气?我倒要看看你怎样对我不客气。”李可可说完转身就走,却没想到被高如礼抓住了小辫子。

“喂,你别冲动啊。”李可可被迫高仰着头,头皮被扯得一阵阵麻痛。

“我让你离我哥远点。”

“不可能。”就说青春期的孩子容易冲动,李可可和高如礼就那样打了起来,李可可一直以为自己就很能打了,没想到高如礼比她还要拼命,死揪着她的辫子就是不肯撒手。

战争是在陈言的介入中停止的,两对一当然是高如礼输了。这场战争损失巨大,李可可的校服裤子被扯开了一个很大的口子露出了李可可黑色的秋裤。高如礼的校服拉链也被李可可咬坏了,露出了一个可爱的兔子毛钱衫。

“李可可我还会找你的。”高如礼说这句话的时候,李可可正在和陈言讨论着她和高如礼谁更丢脸,所以自然也没听见她的警告,如果那时候有听见这个带有杀伤力的警告,也许李可可会聪明一点。

10。醉死温柔乡

李可可和高柏年的感情可以用如胶似漆来形容,以前总是李可可追着高柏年跑,现在完全的颠倒过来了,不管上下学高柏年都会准时的出现在李可可的校门口,有时候是给她送早餐,有时候是接她一起去上班,他们像所有情侣一样,牵手拥抱亲吻,李可可每天都是满脸笑容,根本就忘记了一个月前她还跟人打了一架。

“李可可,你最近是不是忘乎所以了?”陈言都不想去看坐在她身旁的李可可。

“你是不是羡慕嫉妒恨啊?”

“变态吧你,小心醉死温柔乡。”李可可看着陈言眼睛都要冒出火花来,都说陈言是个黑乌鸦从她口中说出的话十有八九会发生。所以当高如礼出现在酒吧里,李可可在心里把陈言从头到尾用银针扎了一遍还是啐了毒的那种。

“哥,你是真的和她在一起吗?”李可可看着坐在对面流泪的高如礼不停的翻着白眼,跟她打架时也没见她这么柔弱。

“恩。”高柏年抽着纸巾给高如礼并给她点了一杯橙汁。

“哥,你不要和她在一起好不好?”

“喂,你够了啊。”李可可气急败坏的站起来,就差没跳起来了。

“可可。”高柏年开口阻止了李可可将要说出口的话。

“如礼,我答应过你的我不会忘记。”李可可承认听到这话的时候很委屈,他答应过她什么,李可可不知道。

“你骗人。”

“高如礼,我会和高柏年一起打工供你读书的,所以……”还没等李可可说完高如礼一巴掌就甩了过来,打懵了李可可。

高柏年也没想到高如礼会动手,急忙看着李可可的脸,李可可看得见高柏年眼里的心疼,却生气他握住她打向高如礼的手:“高柏年,我要打回来。”说完一杯冰凉的橙汁就从头顶淋了下来,十一月的天气不是很冷却也让人暖不起来。

“高如礼,你给我马上离开。”高柏年生气的看着高如礼,却还是紧紧的抓着李可可的手,让她没有办法动弹。

“李可可,给我记住这巴掌。”高如礼说完哭着就跑开了,吵闹的酒吧谁也没有看见这个闹剧。

“看看,你没事吧?”高柏年替李可可擦着头上脸上的橙汁问。

“我就是欠泼的命,你泼完了轮到你妹了。”李可可忍着眼泪,看着高柏年说,没有等到高柏年的回答,因为他接到了一通电话,李可可看见屏幕上闪烁的名字“如礼”

“高柏年,你还会不会回来?”

“你先回去寝室,我给打电话。”

“高柏年,你会不会不要我。”

没有回答,李可可有种感觉,就像所有剧情一样高柏年不会回来了,那晚李可可在酒吧等了一夜,高柏年没有回来。

11。初雪告别初恋

李可可是在酒吧的后巷里找到陈言的,顶着凌乱不堪一头乱发的陈言见到李可可悬着的心慢慢的放了下来:“可可,吓死我了。”哽咽的声音惹哭了李可可:“怎么回事啊?你不是回家了吗?怎么被高如礼抓住了?”

“谁知道那个疯女人怎么回事?找了三四个人将我绑了,幸好我趁他们不注意跑了,要不然……”陈言害怕又小声的说着,想起之前的事情她还是心有余悸,只是她不知道那些人的目标根本不在她。

“我们先回酒吧。”

“可可,快跑。”陈言的声音尖锐的在后巷的上空转了一圈,但她们还是被赶过来的四个人围住了。

“陈言,待会我拦着他们,你就一个劲的跑去报警。”李可可看着那四个人小声的叮嘱着陈言。

“不要,你会有危险的。”

“我们只是那人钱财替人消灾,劝你们不要反着来。”说话的人李可可认识就是上次来酒吧里捣乱的人。

“是高如礼叫你们来的吧。”还没等李可可说完,一个人就举着刀子朝陈言挥过来,李可可用手臂挡开了,刀子插进了李可可的手臂中,下手的人好像也没料到李可可会替陈言挡下这一刀,吓得松了手。

李可可拔下手臂上的刀对着那四个人:“陈言,快跑。”

在李可可朝那四个人冲过去的时候,她不知道她已经掉进了高如礼为她设置的陷进里,那是十二月的月末,李可可和高柏年冷战了一个月,她想今晚就和他和好,告诉他她不怪他丢下她去追高如礼。十二月的月末,再有一个多月李可可就放假了,她想着和高柏年去旅游。十二月的月末,还有一个多月李可可就慢十六周岁了,她想和高柏年一起过生日。十二月的月末,只要再等一个多月李可可就可以和高柏年说新年快乐了。

可这一切都在她把刀插进那个人的心脏里结束,那个瞬间所有事物都静止了,李可可根本丝毫感觉不到正在流血的身体痛不痛,就算风吹乱了她的发,就算她的羽绒服里的绒毛飞了满天,她的瞳孔里只剩下满脸痛苦挣扎的那个人。

陈言也吓得说不出来话,急忙赶来的陈立颤抖着拨打着急救电话,其他三个人也害怕的四窜而逃,李可可捂着不停流血的伤口,一遍又一遍的拨打着高柏年的电话,一遍又一遍的被挂断,她哭哑了嗓子一遍又一遍对着电话恳求:“高柏年,求求你接电话。”

那夜李可可在警车里看到了那年的第一场雪,埋葬了李可可曾最自以为豪的最灿烂的十七岁。

12。我们分手吧

“其实从哪里出来的时候,我去找过你。我想问你为什么三年来你一封信都不会给我,为什么三年来一次都不来看我。但我知道了一个秘密,让你父母出车祸的人是我爸,也知道了是高如礼设计让我坐牢的,我才知道那些为什么是为了什么。你去过的城市我都去过,你走过的街我也走过,我喝你喝过额、的咖啡,我吃你吃过的东西,拍你拍过的照片,可是高柏年,我却不喜欢你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不记得你了,所以我们分手吧。这是八年前欠你的。”李可可说这一番话的时候很平静,那时候年少轻狂的冲动在她身上找不到一丝一毫。

有人说:费尽心思想要忘记的事情,真的就那么忘掉了。


            
          
上一篇           下一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文章,按 ←键 返回上一篇,按 →键 进入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