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文网

桃花恋(上)
文章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山那边的桃花开了,洋洋洒洒,粉嫩嫩的。



又是一年毕业季,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人群,若萱感叹:自己近二十年的求学生涯总算结束了。当初读完本科就想要就业,但苦于找不到工作。父母趁机逼迫考研,说拿到硕士文凭找工作没有问题。无奈下发奋用功,终完成父母心愿。可现如今毕业在即,工作依然没有着落。若萱有些恨家人骗了自己,可又有什么办法呢?眼下找到工作要紧,作为师范英语专业的她,在科技如此发达的今天,究竟需要靠什么打败身边无数竞争者,若萱陷入沉思中…

手机响了,接起,是父亲的声音。

“上周的教师招考成绩下来了吗?”

“嗯。”

“怎么样啊?”

“笔试过了,面试被卡了。”

“怎么搞的?面试总是过不去”

“我一当众讲话就脸红,所以…”

“唉,没事总害羞什么。这样吧,拿到毕业证和学位证就回家来,朋友介绍了一个工作,你去试试。”

“什么工作啊?”

“说是给部队官兵讲课,他们有想考大专的,就是工资低了点。没关系,你先有的干就行,权当积累经验。我们就你一个孩子,不要在那边考各种试了,回家来我和你妈还放心点儿,我能供你上学,暂时也还能养的起你的…”

“可是我…”

“你别担心,他们要求不高,你又是研究生毕业,这工作差不多能成。就一个名额,抓紧回来吧,我还有事,先挂了。”

若萱放下电话,禁不住一阵哀愁。她想说自己本打算去山区支教的,萌生这个想法还是上中学时看新闻报道贫困山区教育的现状。由于师资力量严重匮乏,多少贫困家庭的孩子渴望读书的梦想被生生斩断。每个孩子都有受教育的权利,若萱知道自己势单力薄,但多一个人便多一份力,她决定大学毕业后前往山区支教,帮助更多孩子实现他们的梦想。打上大学起,若萱就向母亲多次提起过这个想法。可每一次,都被母亲严词拒绝。想想也是,有哪个父母愿意眼睁睁看着儿女到山区受苦,领着微薄的补助艰苦度日。若萱叹了口气,决定还是先回家去,如果这份工作再不成,她就真要筹备去支教的事了。

一个月后,若萱处理完事情,回到家中。到家第二天,父母就催着她去应试了。部队王参谋长接待了她,聊了不一会儿就决定录用她了。若萱起初有些吃惊,但记起父亲说这里看文凭且工资低,也就不多想了。官兵们由于白天工作,所以周一至周五晚上上课,周六全天上课,周日休息。王参谋说战士们还有半年参加考试,时间紧,把书本给你,明天就上课吧。

走出办公室,若萱舒了口气,给父母挂了电话,她才慢慢向大门踱去。沿途尽是训练的官兵,人人一张严肃的面孔。若萱顿时感受到了部队的神圣与庄严,。这里的景象与昔日的大学校园大相径庭,好在若萱是个不苟言笑的女孩子,她宁静的性格,倒也能很快适应这里的一切。



第二天,若萱早早来到部队,着装朴素。她知道明艳的衣服与这里的环境不协调。走进教室,才看到近六十人早已端端正正的坐在那里。看样子像个加强排嘛,若萱心里想着,冲大家微微笑了一下,打开课本。

“Morning everyone ,nice to meet you.”

半晌,没有回应。

若萱有些着急,随即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下面依稀听得到答应声,但依然没有准确的回答。

若萱明白了,这些官兵最多只读过高中,大多数人甚至停留在初中水平。且多年在部队生活,除了战友们,几乎与外界隔绝。大家每天重复着同样的口令,连汉语都要忘了,又何况是英语呢?

无奈下,若萱只得用汉语进行她的授课。只有六个月,要把大家的英语提升到可以应付高考的水平,还真得下些功夫呢。

这天很快过去,黄昏时,若萱结束了所要讲的内容,她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出教室,身体还好,只是一整天面对这些面无表情的士兵们,还真有些让她吃不消。自始至终都处于沉闷的氛围中,若萱想,威严的部队,还真不是谁都能待的地方。

走出大门,赫然发现不远处有一个小山坡。奇怪,昨天怎么没看到。若萱嘟囔着,朝山坡走去。

山坡地处城市边缘,被打扫的很干净,坡上整整齐齐种着一排排树。若萱走进一看,是桃树。如今刚过完隆冬,再有两个月,桃花就开了,那时的山坡一定很美。若萱想着,伸手抚摸桃树粗壮的枝干。

“你好,请问你是冯若萱吗?”

若萱猛一回头,面前站着一个高大魁梧的军人,深粗的眉毛,黝黑的面庞,炯炯有神的眼睛正盯着自己。

“哦,请问你是…?”

“我叫戴国强,是一营五连的连长。”

“哦,戴连长,你好。请问有什么事吗?”

“昨天接待你的王参谋长到外地考察了,他临走时委托我帮忙处理一些事务,其中提到了你。你以后在这里有什么事,就来找我。”

“好的,那麻烦你了。”

“今天我在门外听到你上课了,虽然有些我听不懂,但我觉得你讲的很好。”

“是吗?呵呵。不过我想说,大家的英语基础实在是…”

“是,上学那会儿学的早都忘了,现在能补多少补多少吧。总之,一切就拜托你了。”

“我尽力吧。”

两人互留了手机号,若萱到站牌下等车,戴国强朝她挥挥手,转身回去了。

在部队,战士们忙完一天的工作,可以真正畅聊的时间是在晚上熄灯后,那时还不到十点,反正大家都没有睡意。

这天,凡是上过课的宿舍无一例外都在热烈讨论着若萱。

“小冯老师看起来挺和善的,你说她今年多大了?”

“刚大学毕业的学生,也就二十四五吧。”

“什么呀,人家是研究生毕业,那文凭拿出来,老有范儿了。”

“哦,那就二十六七吧,看上去年纪不大。”

“那你说她有没有对象呀?”

“臭小子,想什么呢?人家就算没对象,能看上你这小屁孩儿,要啥啥没有,人家凭什么喜欢你?”

旁人附和“就是就是。”

小战士默默低下了头。

另一个兵笑着说:“我看你呀,就专心干活,混个大专文凭更好。等将来转业了,赶紧回村找你妈给你订的那个娃娃亲去。”

小战士头一扭:“我不喜欢她,跟小冯老师比差远了。”

众人哄笑,也不知谁冒出一句:“我看啊,只有咱们班长配得上冯老师。”



班长叫刘广,这会儿他正在跟父亲打电话。

“你们说什么?”刘广放下手机问。

“我们说你和新来的小冯老师挺般配。”小战士抢先答。

“是吗?”刘广笑笑。“我也配不上她,人家啥学历,啥家境,我呢…。”

“我们班长也不差啊,这些年得的军功章也有四五个了吧。”

“哎呀,那算什么。好了,都睡觉吧,明天还有临时任务。”

寝室很快安静下来。刘广躺在床上,心想这些年离家在外,屡次提干不成,复员吧又没什么出路。人们都说是性格太直害了他。每年休假回家,父母都张罗着给他找女孩儿相亲,心想事业不成就先把家庭安定下来。回回与女孩儿见面,心直口快的他总是不小心冲撞了人家,气得人家骂他死脑筋,愁得家人整天唉声叹气…这时,刘广脑海中不自觉冒出了若萱的身影,并伴有一阵从来没有过的感觉,暖暖的。刘广暗自好笑,瞎想什么呐,弟兄们的玩笑话也当真,再说人家大学毕业,说不定对象就是大学同学呢。

又过了一个星期,若萱与大家也渐渐熟悉了。除了平时课下会打招呼,上课也时不时说些玩笑话。若萱现在明白了,要想调动课堂气氛,不光讲课内容幽默风趣,教师本身也得面带微笑,此外还需时不时点学生起来回答问题,这样可以督促大家学习,并具体掌握每个人的不足之处。

这些方法果然奏效,大家的学习劲头足了,能听懂简单的英语句子了,课下也经常问若萱问题。除了这些,每个人对若萱的好感,似乎又增加不少。

一天晚上,若萱看大家都有些疲惫,只讲了半节课,剩余时间留给大家问问题,一个小战士调皮,问若萱qq号码,说便于课下请教问题。若萱笑了,说好啊,你再用英语问一遍我就给你。小战士抓耳挠腮,想了好半天才磕磕巴巴问出来。若萱果不食言,大方的在黑板上留下号码。当大家都忙着加qq时,刘广却盯着若萱傻呵呵的笑。若萱被他看的红了脸,匆忙中低下了头。

以后的几天,若萱有事没事总想起刘广看她的眼神,那样深沉而热烈,若萱还从没有让人这样看过呢。四目相对的一刹那,世界仿佛静止了,若萱只听到自己的心怦怦直跳。难道,这就是,爱情?

可除了眼神的交流,两人可以说是再无联系。日子长了,若萱想:或许是自己错了,人家只是友好的示意。至于为什么产生那样的感觉,她也说不清楚。

这天刚下课,若萱便接到母亲的紧急电话,说让她赶紧去相亲。

“相亲?妈你这是唱的哪出?”

“别问那么多了,我知道有些突然,可你都二十六了,毕业也没领回个对象,我能不帮你张罗吗?对方是个武警,都提干了呢,家境很优越。他就今晚有时间,你这就过去吧,好好聊聊,我把地址发给你。再提醒你一句,最好给我乖乖的去,今天家里可没做你的晚饭。”啪,电话挂了。

若萱无奈的摇了摇头,打心底真是“佩服”死了自己的老妈。不过妈也说得对,这个年龄是该谈婚论嫁了,毕业没领回男朋友,那能怪她吗?读外语专业,哪有男同学可以接触。就算有,自己父母对未来女婿的要求也高的吓人。什么“城市户口加本地啦,”“有工作有住房啦,”“家境优越且不是长子啦。”哪个男的敢娶你家姑娘?“再让你们这么一搅和,我早晚得成大龄剩女…”若萱嘟囔着,拦了辆出租车前往约会地点。

雅致的餐厅,进门便是一股温馨且甜蜜的味道。室内光线很暗,老板大概是想营造浪漫的气氛吧。若萱转向靠窗第三个座位,果然看到一个人的背影,应该就是他了。若萱走到他面前。

“请问…”问字还没说出口,她就惊呼:“戴连长?”

戴国强显然也很吃惊,就那样怔怔的站着。还是若萱回神儿快:“怎么说也得让我先坐下吧。”戴国强才猛然反应过来,赶紧给若萱让座。

“呵呵,居然是你。我头回相亲居然是认识的人。”

“是啊,我下午刚从家回来,就被父母安排了相亲,本不想来的,我妈说都跟人女孩儿父母都约好时间了,所以…。”

“我就更惨了,刚下课,就被紧急电话命令到这儿了,连个准备时间都不给我留。对了,你家不是这儿的?”

“不是,但离这儿也不远,坐火车大概两个小时左右。”

“噢,那回家也挺方便的。”

戴国强招呼服务生点餐,每点一个,都要征求若萱的喜好。若萱心想,外表这样刚烈的人,倒有颗细腻的心。

点完餐,若萱搭话:“看你对这儿蛮熟悉的嘛,来过多少回了?”

戴国强听出了话的弦外音,嘿嘿笑着:“有两回了。”

“都没再联系?”

“没有。”

“为什么?你条件这么好。”

“怎么说呢,没有眼缘吧,而且话不投机。”

“哦…”

“还说我呢,你是怎么搞的,上大学也没找男朋友?”

“我上学时没有刻意去追求爱情,一方面担心大学情侣毕业即分手;另外,我觉得感情这东西勉强不得,一切随缘吧。呵呵,可惜缘分现在还没到。”

“快了,就像你说的,不能急。”

这次约会,因为之前见过面,少了许多尴尬。两人聊了很长时间。分别时,戴国强执意要送若萱回家,她没有拒绝。

回到家中,已经很晚了。母亲一路追着若萱问谈得怎么样,若萱照实说了。母亲很高兴,“哦,你们之前认识的。那太好了,我跟你说,这就是缘分。平时多见见面,说不定能成。哎呀,我赶紧告诉你爸去。”

母亲小跑出了卧室。若萱有些纠结:戴国强这个人很好,起码很正派。可我为什么就没有欣喜的感觉呢?跟他谈话,始终心平气和的,更像是朋友间的交谈,不紧不慢,心静如水。

日子一天天过去,若萱会在部队见到戴国强,但只是偶尔,因为若萱绝大多数时间都是晚上来这里上课,下课就走了。两人碰面,只寒暄一阵,说说官兵们听课的进度,别的就没什么了。



这天晚上,刘广躺在床上,眼前又浮现出了若萱上课时的身影。他挂上qq,看到若萱并不在线,心里有些失落,发过去一个笑脸,心想她上线是应该会看到吧。

让他没想到的是,不过一分钟,收到了一个调皮的鬼脸,不停的向他吐着舌头。

刘广笑了,随即发过去“经常看你不在线,原来在隐身啊。”

“呵呵,不隐身怎么办,加了那么多弟兄,到时候聊得还怎么让我备课呀。”

“那我影响你了是吗?”

“没有,我刚好忙完,你聊得很是时候。”

“是吗?那我真是很幸运了。”

“嗯嗯,不过你就别大公无私的告诉其他人我在线呢,我怕那么多人应付不过来。呵呵。”

“哦,绝对不说。我不是一般的幸运呀。”

……

就这样,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聊着。不知不觉已过了零点。最后,还是若萱说:“时间不早了,你赶紧睡觉吧,明天还有晨跑呢。”刘广回复“好的,你也休息吧,盖好被子,晚安!”

最后这几句话,说的若萱心里暖暖的。尤其是那句“盖好被子”,除了父母,还没有听别人对自己说过呢。

以后的一段时间,刘广上课时看着若萱笑,晚上就跟她在qq上聊天。他总是说一些直白的话,把若萱逗得直乐。若萱喜欢他的爽朗,喜欢他口无遮拦。真搞不懂刘广以前的那些相亲对象怎么就看不上他。比起那些暗藏心计,把你机关算尽的人,若萱觉得跟这样的人在一起才更踏实。

刘广越来越喜欢上了若萱。可是他深知,自己配不上她,无论是家庭背景,还是资质学历。除了爱,他什么都给不了她。在这个物欲横流超现实的社会,仅有爱是远远不够的。

一日,母亲问道:“那个戴国强再没约你出去?”

“没有啊,怎么了?”

“不对啊,人家是不是没相中你,还是你说错了什么话?”

“不知道,没相中更好。”

正说着,若萱收集响了。母亲随即一笑:“这人啊,还真不禁念叨。”

“是小冯吗?我是戴国强。”

“嗯,戴连长,什么事啊?”

“呵呵,这阵子工作忙,没顾上找你聊天。今天周日,你晚上有时间吗?想请你吃个饭。”

“我…”

若萱刚想说什么,看到母亲在一旁期盼的目光,嘴里不情愿迸出两个字:“好吧。”

这次见面,与上次并无异同,只是换了一家餐馆,两人还是很客气的聊天,吃饭,又散了一会儿步,然后就告别了。可母亲不这么认为,她觉得既然有第二次约会,就说明戴国强对若萱有“意思”。她兴奋不已,催促着若萱讲具体细节。若萱早就被母亲弄烦了:“我说过跟上次一样嘛,还有什么可问的。好了,我困了要睡觉,你也早点休息吧。”

若萱连推带拉把母亲送出了自己卧室。她哪是累了呀,只是想跟刘广聊天了。关好门,偷偷打开电脑,心想着刘广今天又会给自己讲哪些好笑的事。

“在不在,开心果?若萱喜欢这样叫他。”

“嗯嗯,冯老师备完课了?”

“早备完了,今天有什么好笑的事,说来我听听。”

“好玩的事没有,倒是后山坡的桃花开了,老漂亮了。”

“真的?我要去看。”

“你晚上来上课,天都黑了,怎么看?”

“傻瓜,我不能早点儿趁天亮去呀。一个人赏花有些孤独,到时候你也上来吧。”

“这…”

“怎么,不愿意呀?”

“没有,你明天到了给我打电话。”

“没问题”

第二天下午,两人站在了桃树下。若萱看到满山坡粉嫩的桃花,心情无比激动。她抚摸着一簇簇花瓣,禁不住感叹:“好美!”

刘广看着若萱,也不禁脱口而出:“你像桃花一样美。”若萱的脸“腾”一下红了。良久,无言。



戴国强就算见不到面,也经常发短信给若萱,关心些日常琐碎的小事。若萱不知道该怎么办,她只是礼貌的回复,不敢多说一句话。

这天,若萱又收到戴国强的短信,打开一看“我想跟你说……我在想你……”

若萱心中一阵恐慌,戴国强终于向她表达爱慕之情了。只是她不知道来的这样快。对于他,若萱没什么可挑剔的。但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始终没有。若萱曾从书上读到一句话“能让你感到快乐的人,你会喜欢进而爱上他。”现在,让若萱感到幸福快乐的人,只有刘广。但这个可恶的家伙却迟迟不肯表态。让若萱好生着急。

晚上下课后,刘广拿着书本从讲桌旁经过。若萱冲他低语:“别走,到外面等我。”刘广一愣,点点头,走出了教室。

大门外的山坡下,刘广问:“什么事?”若萱故意说:“没事不能找你说话?”刘广皱皱眉:“太晚了,回去吧,咱俩在这儿让别人看见,影响不好。”

一股莫名的怒火在若萱心中燃烧:“什么?影响不好。现在知道影响不好了,是谁先跟我聊的qq,私底下聊天那么能说,现在倒词穷了…”

“小声点儿好不好,门口站岗的能听见。”

“我偏不。我告诉你,你让我走,我走了就再也不回来了…”若萱说着,眼泪就下来了…

刘广慌了:“你别哭,我最见不得人哭了。”其实他还想说“尤其是看到心爱的人哭…”

若萱不再理会他,欲转身离去。刘广以为她一走就真的不回来了,情急下拉住她的胳膊:“我喜欢你…很久了。” 若萱哭着,扑进他的怀抱…

若萱觉得,这样对戴国强不公平,是时候向他说明一切了。而对于父母,若萱有些愧疚。但她明白,感情这方面不能再听父母的了,自己也不是小孩子了,喜欢不喜欢谁她心里清楚。她想先拒绝戴国强,他那么明事理,应该可以接受吧。至于父母,以后再慢慢跟他们解释,开始肯定会伤二老的心,但日子长了,就会默许吧。

周日下了课,若萱刚出教室门,就看见戴国强迎面走来:“辛苦了,没事的话到后山坡走走吧。”

若萱一愣,心说正像找他谈谈呢,于是跟着走出了大门。

后山坡上,桃花依旧,只是不像之前开的灿烂,两人并排走着,许久。若萱终于忍不住:“我…”

“你和刘广的事,我…我都知道了…”

若萱猛地站住,眼睛直直地愣在了那里。

“那天晚上,我查勤出来,偶然听到了你们的谈话…”

若萱回过神来,有些愧疚的说:“我正想跟你说这事呢,不知如何开口。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就不再说什么了,只能道一声对不起了。”

戴玉强好像没听若萱的话,独自幽幽地说:“从小到大,宽容已经让我失去了太多自己想要的东西,这一次,我不会再放弃。若萱,你可以选择爱我或者不爱我,而我,只能选择爱你还是更爱你。”

若萱看着戴玉强火一样热烈的目光,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上一篇           下一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文章,按 ←键 返回上一篇,按 →键 进入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