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文网

亲爱的哆来咪
文章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1) 

委屈的无处可逃的时候,一个人趴在江边护栏上,看星星看江水看月亮。 

你就坐在护栏石墩上,也不怕一不小心咕噜噜掉进江里。 

原谅我一直没有看见你!

你用笛子敲敲我的头,“喂!”

我怒目圆瞪,冲你直嚷嚷:“没看见过美女眼泪鼻涕一起掉啊!看什么看,再看收费!” 

你无奈的摇摇头,一个翻身跳下来,冲我一笑,在一群阿姨大叔的衬托下,金光闪闪。 

“不哭了不哭了乖,我给你唱歌。”顺便把粘在我脸上的头发捋在了耳后。 

我唰的一下打掉你的手,“去年买了个表!”又三下五除二爬上了你刚才坐的石敦上。 

你无所谓耸耸肩,倚栏而立,拿起笛子,吹得却是“哆来咪哆来咪哆来咪……” 

“你他么烦不烦啊,滚!”我实在忍无可忍。你悠闲地吸一口气,“哆来咪发唆啦西多。”吹了个完整的音符。

“我送你回家。”你说。有强硬的态度。 

“不,我要吹风,不想回家。” 

你看我一眼,没说话,我们安静的沉默着。 

后来你告诉我,你说:“你望着远方,长发正好被风吹起来。我恍然觉得,我一直都认识你。” 

人都走了。 

你在吹笛子,我知道是《步步惊心》里的《三寸天堂》。 

我安静的听着,眼泪不听话的爬了一脸。这么忧伤的调子,你居然对着伤心人吹。 

吹完了,你说“回家!” 

我乖乖从石墩上跳了下来,你扶了我一把,然后跟着我默默送我回家,我们一路什么也没说。 

我居然很安心,像老早就认识你一样。 我停下了脚步,你问:“到了?”我点头。 

“上去吧,我在下面看着你。” 

上楼,开灯,飞奔窗前,朝你挥手。你拿着笛子,神经质的吹着“哆来咪哆来咪哆来咪……” 

我在窗前傻愣了好久,也许,再也见不到你了吧。 

“卑鄙无耻。”我骂自己,狠狠推搡着窗户将其啪的一声合上,冲凉,睡觉。 

(2) 

你没有消失,而是闯进了我的生活,一个巧合中的偶然。

有的时候,你站在窗边吹笛子,吹好多我没听过的歌。 

有的时候,我洗着洗着碗,你霸道的将兜兜套在我身上。 

有的时候,你带着我出去兜风,一圈又一圈。 

原来,生活是这么的美好。我脑袋总是转不过弯来,我们是怎么认识的。我想不到答案的时候,我就问你,“为什么我们认识呢?” 

你说:“缘分。” 

这时候,我就特别的感谢生活,感谢可以遇见你。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就笑了。 

你还记得不记得,那天我特别不可商量的想要吃西瓜,大半夜我给你打电话,我说:“我要吃西瓜。” 

理直气壮。 

后来,我在也没这么理直气壮过了。 

你说:“不去。” 

“你到底去不去?” 

“不去。” 

“秦立朗,我要吃西瓜!吃西瓜吃西瓜……”我冲你大吼大叫 “夏小蝶!你他妈也不看看时间,都几点了。”你声音比我还大。 

突然就觉得特别的委屈,哭的比孟姜女还冤,一边哭一边说:“秦立朗,我恨你,我恨死你了,你从来都不骂我的,我再也不要认识你了。” 

骂完了,挂了电话缩腿坐在落地窗前。 

不一会,你来了,猛打喇叭,你冲我叫:“开门,猪!” 

我装作没听见,你啪啪敲门,我始终坐着一动不动,我说过了,我不要在认识你了。 

你居然有钥匙,开了门,直接进厨房,洗瓜,削皮,切小块,撒上红糖,然后才端出来。 

你第一次看我吃西瓜还撒红糖,你完全无法理解,“吃西瓜就吃西瓜,撒什么红糖。”我一撇嘴,“要你管!”后来,有我在,西瓜就一直撒红糖。 

你盘腿坐在我身边,没好气的说:“西瓜,我的姑奶奶,这是我连夜去兄弟家去借的。” 

我一直看着窗外,你忍无可忍的掰过我的脸,“我没有骂你啊,我只是趁口舌之快,说着顺口而已。”

我不想看你,低下头吃着西瓜,吃了好多,有大半盘子,终于,实在撑不下去了,伸出手在你衣服上擦了擦。 

你一边脱你白色短袖一边骂骂咧咧,“夏小蝶,我他妈下辈子绝对不认识你,我认识你我他妈不是个人!我们一辈子陌生人!”

叫嚣的抑扬顿挫!

我笑的很开心,我说你活该! 

你说:“是,我活该,我的姑奶奶,我现在可以留校查看了吧?” 我指尖点点戳你的额头,“小子,要好好表现。” 

把你轰出了卧房,你在客厅沙发上将就了一晚。早上起床的时候,你已经做好了早餐。 

你递给我一杯半凉的开水,说:“刷牙洗脸吃饭了,吃完了送你去上班。” 

我捧着你递给我的水,我又在想:“我们为什么会认识了?” 

我除了感谢生活,我别无他法。 

每天,我都提醒自己,总有一天,你会走的,再也不回来了。可是,我又突然发现,我还是把你当做一体的了。 

(3)

我开始学做饭,无论做的难吃与否,你都统统没收,你夸我,“呀,这么厉害!” 

我只是开始把你当自己人了。 

当把一个陌生人当成你自己的人,就学会了无理取闹。

我就是这样一个人。 

我无理取闹的理所当然。 

你说:“我他妈最讨厌吃甜的,什么糖果,小丫头片子吃的。”我就会逼着你吃糖,不吃我跟你没完。 

后来,我手一伸,你就条件发射的抓着糖果自己吃了。 

空闲的时候,我抱着笔记本开始学韩语,你围着我的花边兜兜裙,拿着个胡萝卜,一边削皮一边打击我,“学什么韩语?你以为你学了韩语就可以钓一个韩国大帅哥?正真的男人还是中国的好,你以为韩国的还像我这样给你做饭?啊啊啊 ̄” 

我抬头看你,这时候的你最性感,很有家居男的范,我笑而不语,你刮一下我鼻子,“丫头,真他妈羡慕你,遇上我这等好男人!”又回了厨房。

我怎么可以告诉你,你遇见我的那一晚,我男朋友正飞向韩国。 

你一拍我的头,“吃饭了。”我才发现我的思绪又飘远了,我屁颠屁颠跑过去盛饭,你一边端菜一边笑话我,“这是在想谁呀?想的咬牙切齿。” 

“咬牙切齿也没你的份!”我狠狠地将一碗饭放在你面前。 

“切!谁稀罕?”你很是不屑。 

像老夫老妻,你做饭我洗碗,完事了带我到处逛逛,或是陪我看看碟片,然后你回家,单纯的手都没顺理成章的牵过。 

我们什么也不是。 

朋友也谈不上,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我总认为你会突然消失的。 在网上看到帖子,找个天天给你做饭的人嫁了吧。我居然发糊涂的想,其实就这样嫁给你也挺好的。 

(4) 

他发信息告诉我,他要回来了! 

我把信息给你看,你说:“没事,我陪你!” 

你一早开着你的“宝马”摩托车带我去机场,我在机场里踱来踱去,掩饰我无法言明的情绪,你坐在椅子上安静的看我,眼里明明灭灭。 

“夏小蝶!”他叫我的时候你刷的一下站起来了,他不分由说的拥我入怀,伏在我耳边说:“小蝶,我好想你!” 

我想也没想的推开了他,我用韩语告诉他,对不起,我已经把你给忘了。 

他这才看到你,表情里全是吃惊的。 

这就是我学韩语的目的! 

你好会装,你把手搭在了我肩上,对他礼貌的的点点头,你好!

准确的说,你比他帅! 

他把牙咬的吱吱作响,一手把我抓了过去,扣着我的肩咬牙切齿的问:“夏小蝶,你什么意思?你他妈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就是我宠他的结果,就像你宠我一样,宠的无法无天。 

我仰着头看着他,还是用韩语,我说:“你飞走的那一晚,你就死了,死的尸骨无存!” 

他笑的阴森森的,真他妈不知道当时是我那只眼觉得这笑有种坏坏的邪,居然他妈的还魅惑了我。 

“小蝶,你还是这么可爱!” 

你走过来霸道的拉着我,“回家了,我饿了!”像个局外人。 

我固执的盯着他,学的韩语我还没有用完,走了我对谁说去? 

在我们对峙的时候,你不分由说的扛起我就走,我对你又打又踢,所有情绪宣泄到你身上:“你他妈放我下来放我下来,姑奶奶还没骂完,听到没有?放我下来!”后来哭的惨兮兮的,像个受委屈的小媳妇,“秦立朗你不是人,你凭什么带我走啊,你是我什么呀,你放我下来!秦立朗我恨你,恨你一个大洞!” 

你始终不啃声,突突开着车,我把眼泪全蹭在你衣服上,抱着你的腰开始睡觉,你明显一颤,继续开车。 

你好沉默,我想应该是我今天太给你丢脸了吧。你坐在落地窗边吹《雨碎江南》,神情哀婉,我坐在你身边静静的听,不敢说话。 

你摸摸我头发,“夏小蝶。”我一惊,你很少这样叫我的,你看着窗外,你问:“我们,算什么?” 

“朋友。”你给你肩窝一拳,“不,是铁哥们儿。” 

你笑,根本不信。 

我也不信,我们是什么呢? 

你转过来歪着头看我,神情寥寥寂落,“你会有一天为我学韩语吗?骂我也行!” 

我不知道你会这么问,仓促的低下了头,你捏住了我下巴,逼我看着你,低声自喃:“秦立朗你不是人,你凭什么带我走啊,你是我什么呀,你放我下来!对,我是你什么呀?太他妈不自量力了。你对他说了那么多你知不知道你就表达了一个意思,你爱他你爱他你还爱着他。”我眼泪就在这一瞬间滑了下来。 

“你不懂你不懂,你什么都不懂!”太多太多的委屈,我以为你懂我,你为什么就不懂了? 

“是啊,我是不懂,我又不是你的谁,我懂什么懂啊,我凭什么要懂你啊?”你对着我大吼大叫。 

我摸了一把眼泪,站起来指着门对你大吼,“滚!谁要你来的,我是不是你的谁,我又没要求你来对我好,秦立朗,从此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我们就是陌生人,我们谁也不认识谁!” 

“好!”你答的铿锵有力,摔门而去。 

我跌坐在地上,看着你远去的背影,心绞的阵阵痛,亏我还想着嫁给你算了。 

我没有告诉你,在我什么事都在开始依赖你的时候,在我开始肆无忌惮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喜欢上了你。 

可是,我不敢告诉你,因为,我总认为,有些幸福是不能说的,说了就会长着翅膀飞走了。 

我可以不要脸的大半夜打你电话要吃西瓜。

我可以不分时间的抓着你带我出去兜风。 

我可以理所当然的把不喜欢吃的菜丢进你碗你。

我可以对你指点江山。 

我可以把我一肚子的气移花接木转移到你身上。 

我可以把你当成音乐台。 我可以把你衣服当抹布试。 

我可以,我可以,我以为有这么多的可以,这个可以就是永远的可以,可是…… 

你从来不是我的谁。 

我们一直都是陌生人。 

(5) 

第二天你没有来,第三天也没有来,我始终在等你,我告诉自己,只要你来,我就跟你一笔勾销,我什么都不计较,什么都不计较了还不行啊? !

你来的时候我已经睡觉了,我还能迷迷糊糊感觉到你,我使劲撑着眼睛,吃力的对你说,“秦立朗,我一直在等你,我等了你好久,你一直不来,我又要恨你了,可是我又不能恨你,我说了你来了就一笔勾销的……”我感觉眼泪在滑落,可是我没有力气去擦。 

你急急切切,“该死,居然在发烧!” 

睡了一觉醒来发现在医院才知道发烧的人是我。阳光明媚,看来是个不错的一天。 

顺着阳光,看见提着粥桶和袋子的你,不自觉把脑袋转向了一边,我不想看见你,我不想认识你。

你像什么事没发生一样,打开了粥桶,又忙着去倒水,你搓了一把毛巾,给我擦擦脸,将水杯递给了我,“喝点水,等粥凉一会再吃点粥,待会还要打针。下午我们回家,衣服我已经给你带来了,待会去换一件。” 

我捧着杯子目不转睛的看着你,我发现我不敢对你无理取闹,我不敢对你大呼小叫,我不敢不知好歹,我,我居然怕你一去不回…… 

你拍拍我脑袋,想什么呢? 

“你走啊,我不认识你!”眼泪顺势掉了出来,天知道你能出现对我来说有多美好。 

你掰过我的脸,满脸的心疼,“是我错了好不好?吵架说的话是不能算数的,那些统统都不能当真的,我错了好不好?是我小心眼,我不该吃醋,我应该大度。” 

“你没有错,要错也是我的错,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错就错在认识你,错就错在我认为你会懂我,错就错在我居然好伤心。” 

这一刻,你俯身吻了我。 

被你吻得瞠目结舌,然后如痴如醉。 

“我们一笔勾销好不好?”我傻瓜的点点头。 

你坐在椅子上一点一点的喂我吃粥,你刮我的鼻子,“以后不许不吃东西!医生都说低血糖了,把我臭骂了一顿。” 

“遵命!”我捣蒜一样的点头,幸福的像个大傻瓜。 

你刮我鼻子,“还笑,都快被你整死了。知道我养了一直很叼的小馋虫,所以这是我一早赶回去熬煮的。”


            
          
上一篇           下一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文章,按 ←键 返回上一篇,按 →键 进入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