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文网

行走在马路上的爱情
文章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对于陈晓焱来说,公寓到公司,公司到公寓这两点一线的生活虽然有点单调,但不用每天挤公交,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自从毕业搬进公寓,陈晓焱已经很久没有做过公交了,很久没有体验过被人挤上挤下的感觉了。每天上班下班,看到人满为患的公交车上,陈晓焱就觉得当初的决定是那么的英明啊,当时果断放弃另一家公司,是那么幸福的事情啊。

如今,不管是上班,还是逛街买必要的生活必需品,都离公寓很近,不用借助其他工具,也不需走得太远。

毕业大半年了,陈晓焱在这条路上已经走过了夏季,走出了秋天,也走进了冬天。路上哪栋楼拆迁了,哪栋楼又新装修了;那个商店倒闭了,哪个商店开了又关了;哪朵花儿谢了。哪颗大树又挂满了彩灯……这些都像电影一样,一幕一幕的映入了陈晓焱的眼了,构成了陈晓焱单调生活的背景乐与色彩。

陈晓焱已经习惯了这条路上的喧嚣,也习惯了这条路的宁静。习惯了公寓外面的摆摊阿姨大叔的叫唤,也习惯了房地产门前大狗警惕的叫声。习惯了雨天小路的泥泞,也习惯了晴天天空的沙尘飞扬;习惯了行人匆匆而去,也习惯了夜晚微风习习。

上午八点出门,十分钟后遇到第一个红绿灯,五分遇到第二个红绿灯,再过五六分钟要跟保安打个招呼,一分钟后走过一条躺在湖里的石头小路,之后转一个小弯,跟一个在做运动的婆婆问声好,再转个弯跟站在公司门前吃早餐的同事打个招呼,这路就走完了。

然后,下午五点半离开公司,遇上该遇见的人,打上该打的招呼,听完该听完的叫唤,走完该走的路,便在六点左右回到了公寓。之后,在等待日子的重复。

说真的,陈晓焱很羡慕那些谈恋爱的同学,羡慕他们每天有人陪着上班,每天有人陪着吃饭,每天有人哄着,每天有人想着。虽然他们偶尔太过无聊,但至少无聊的时候也有人陪着无聊,不像自己寂寞的时候也只有一个人寂寞。

后知后觉的,陈晓焱想到就算自己没人陪着,那么就当一个尽职的旁观者吧,看看这路上的人来人往尘止尘扬,听听车水马龙小贩叫卖,赏赏雨前雨后风去风回。

作为一个旁观者,陈晓焱的生活于她其实没什么变化的,要说真有什么变化,那就是在某天一如既往的路过人民武装队门前时,看到了一个帅气的门卫。说实话,陈晓焱已经有大半年没见过真正的帅哥了,公司里的不是上了年纪的大叔,就是些满脸疙瘩的小伙子,没一个能称的上是帅哥的。早些时候,对于一个典型的花痴来说,陈晓焱还为此佩服自己能坚持不懈的呆在这家公司里。

自从发现了武装队的大帅哥,陈晓焱便开始故意早点出门,慢慢的经过武装队门前,看一眼帅哥,好像给自己吃了良药秘方一样,感觉这一天就不再像以往那么无聊了。每天也慢慢的回去,看看帅哥,看看天空,日子似乎不如往前那么的平淡了。

陈晓焱发现,帅哥并不是每天都上班的,也不是一整天都在守门,又时上午在,有时下午在。有时是上午不在,下午在。他有时会在站累的时候动动脚尖,又时会对来访的客人敬敬礼,又时会像站在对面的同事笑笑,但有时也会面无表情的如一尊雕塑。

陈晓焱不再羡慕那些恋爱的同学了,相反她开始羡慕起帅哥的女朋友了。她想有那么一个帅气的男朋友,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啊;有那么一个男朋友,是一件多么值得炫耀的事情啊。

有时候,陈晓焱会想,也许他还没有女朋友,也许他像自己一样每天都是别人的旁观者。可是,陈晓焱又觉得不太可能了,那么帅气的人,就算刚退伍回来,也应该会追求不断的,他现在就算没有女朋友,也应该桃花不灭的。

陈晓焱开始有了期盼了,她希望有一天自己能在路上见到他的女朋友,见到他像别的恋人一样在女朋友的耳际说悄悄话。陈晓焱想,那是一件多么浪漫的事情啊,那是一个多么美丽的场景啊。就算自己是路人也会跟着一起幸福的。

日子像以前一样日复一日的在行走,人们也像以前一样拼命的挤上公交。阿姨大叔的叫唤声还是那么的嘹亮,大狗也还一如既往的不太友善。陈晓焱走走路,看看帅哥,像以往一样开始了两点一线的生活。那些再持续的疑问,那些再继续的期盼,也在日复一日的行走中慢慢的变为了等待,好像冬天在等待春天的来临一般,静悄悄的刮着冷风也伴随着一丝丝温暖的阳光。

外面的风又变了,广州的天气还是那么的反复无常。陈晓焱收拾好了东西,又开始了今天的回程。也许因为风大,或许是因为今天没办法去欣赏帅哥,陈晓焱走的比以前快了许多。陈晓焱想着这天太还算厚道,趁着帅哥不当班的时候赶快刮完吧。

冬天的也来得比以往都早,陈晓焱不再像昨天一样,慢吞吞的象蜗牛了,就算路过武装队门前也一如很久前的健步如飞。

“小姐,请你等一下”,耳边传来了有点颤抖却宛转悠扬的声音,陈晓焱边快步前行边想,要是这声音是叫自己该多好啊。

“小姐,你等一下”声音越过了陈晓焱的身旁,一个高大的身影也挡在了她的面前。陈晓焱停了下来,看到了那熟悉的脸庞,只是那熟悉的军绿色不见了。

陈晓焱呆了一下,凝眼看着帅哥,“有事吗。”

陈晓焱看到帅哥的脸被冷风吹得有点红,只见他略带尴尬的答道:“我叫林建,在武装队里面工作,就是就是,我看你很久了???不不???我的意思是说,你每天都从这里走过,我在这里值班的时候都会看到你,都是一个人???这样??????”

陈晓焱有点奇怪,心里更是紧张,听着他这样的,只能再问:“然后呢??????”

林建看着陈晓焱,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我喜欢你,你可以做我的女朋友吗?”

冬天的风刮得太喧嚣,陈晓焱看着眼前的那个人,他的声音过了好久才进到陈晓焱的心底,扬起了那平静的情愫,咚、咚、咚、咚的随着心跳在律动。


            
          
上一篇           下一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文章,按 ←键 返回上一篇,按 →键 进入下一篇。